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文苑撷英 >>
家乡的运河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1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245)次
    
    有一条比苏伊士运河长十六倍、比巴拿马运河长三十三倍、世界上开凿最早的大运河贯穿全境,沧州真是得天独厚。是的,沧州就是我的家乡。
    
    其实小的时候我对那条运河还是挺陌生的,那时家住在新华区,算是在铁路边长大的孩子,对运河的概念是产生在三年级,语文老师要求写一篇名为《我家的运河》的观察日记,爸爸带我来到解放桥上,我第一次认真地观察了它。后来,我和奶奶爷爷一起住,运河边的林荫小道成了我每天的必经之路。夏天傍晚去河边纳凉,冬天早晨上学河面封冻折射的光能映在脸上。可是,直到那时,我对运河仍旧没有特殊的感情。
    
    再后来,我离开了家,去另一座城市念书,在外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偶尔想起河边的那条小道,还有和我一起走过那条路的他们。所以,每逢放假回家,我还是会习惯性地溜达到河边,看看清风楼在水里的倒影,想想那些过去的人和事儿,感慨逝者如斯,昼夜不舍。随后的两年,我家又搬到了更西边的地方,站在十楼的阳台上向外望去视野一片开阔,只是却再望不到运河,心里不觉空落落的。
    
    我终于明白,有些感情已经流进了我的血液。
    
    常听老人们说,在他们那个年代,运河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有几次河水泛滥,大家还都上河堤垒坝防洪呢。我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情景,只记得好几次它差点干涸,还是南水北调使它重获新生,后来听说拦河截住一段保证市中心这段有水。有时我在想,也许他是真的老了,走过它少年轻狂的时期,现有的只是年迈时的平静,还需要子女们对他加倍呵护。如今,它身边的孩子长大了,走过了对它漠不关心甚至嫌弃的浅薄期,慢慢开始心疼它,感激它默默无私地滋养。也终于更加明白千年前老子所谓“上善若水”,字虽轻,意犹远。
    
    所以,我感谢在我家乡有条运河,我感谢它伴我成长,感谢它让我长大。我不再羡慕谁的家乡一条大河波浪宽,或是谁家的洪湖水浪打浪,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管以后我到了哪里,心里都有它暖暖的流动。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