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文苑撷英 >>
今夜,烟火只为你绽放(二)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1806)次
 
   4
 
   “风不停撕扯着我的雨伞,雨不停的在地面溅起水花,站台上的人不停的探头去看车子驶来的方向,从他们的神色上我能看到一种焦急,只有我,却是如此淡定的看着这个雨中世界,突然意识到我这是在回家,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意识到我有家可回。”他觉得有把刀子在捅他的心脏。他想不到,他脆弱的身体可以承载病魔数年,却承载不了一个漂亮女人片刻的笑容。他以为将不久于人世的自己,可以面对世间的任何惨剧,可偏偏见不得她那张总是微笑的脸。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比生命消失更能使人痛苦。


      烟子连续抽了支烟,破人那边也没什么动静。烟子问:还在么?
      
      破人回:在。
      
      烟子问:怎么关了视频?
      
      破人回:不想看到你这么开心。
      
      烟子问:难道你不想我开心?
      
      破人回:是的。
     
      烟子重新点开视频,见破人脸上的泪还没擦干,就静静的看着他笑。破人也不说话,也静静的看着烟子笑。
      
      两人就这样笑着,对视了好久,烟子说:你身体虚,下去歇歇吧,明天再聊。
     
      破人说:好的。
     
      接下来的日子,烟子和破人的聊天就变得简单而又充实。天天都要打开视频聊一段时间,话题都是些新闻,野史之类的身外事,双方都有意无意的避免涉及个人。对看着傻笑,成了两人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天两人都在闲聊,聊过之后,都不知道到底聊了些什么。
  
      好在,破人的身体慢慢有了起色,精神一天天好了起来。
  
      有一天,破人终于问了烟子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你能记得你上一次哭泣是在什么时候么?
 
      烟子笑着说:不记得了,好像应该是上个世纪吧。
  
      破人:我想看看梨花带雨是什么样子。
  
      烟子:梨花带雨你最好去别处看,我这里永远不会再有。只可能会有残荷沐露,那也要你有足够的耐心等才行。
  
      破人很自信的笑着说:我一定会等到的。现在感觉病魔正在慢慢离开我。
  
      烟子:那就出去走走吧,把病魔彻底扔到外面去。
  
      破人:好的。你说哪里最好?
      
      烟子:草原。
      
      破人:为什么是草原?
      
      烟子:因为那是我一直的梦想。
      
      破人:那你陪我去?
      
      烟子:我心脏不好,无法承受它的厚重。
     
      破人:好。那我替你去。
      
      第二天晚上,烟子上线就收到破人的信息:我已经深入到你梦想的怀抱中了。
      
      烟子暗笑,有钱人真是好办事。点开视频笑着对破人说:一句玩笑就当真了,真傻。
 
      破人笑着说:我明白你为什么要我来看草原了。
 
      烟子:只是随口说说的。
 
      破人:不是。你这么细腻的人,不会随口说任何一句话的。
 
      烟子:净瞎猜!没那么回事。只是,我看到好多电视剧里,人在落寞,无助,病重的时候,都会说想去草原。我想,既然都这样说,一定有他们的理由。
 
      破人:才来第一天,我就感觉在这个世上,自己太渺小了,不值一提。记得,你曾说过,我们这样的人不配孤独。现在看看,在草原面前,人连可怜的资格都没有。
 
      烟子:那你就多呆几天,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体会。
 
      破人停了片刻,然后看着烟子笑着说:我想,现在有勇气可以听你说往事了,能讲讲么?
 
      烟子说:那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没啥好说的。
 
      破人不再说话,只看着烟子傻笑,烟子也陪着傻笑。
 
      烟子最佩服的就是破人能在该沉默的时候保持沉默,这种男人所特有的沉默让烟子无法拒绝她的要求。可是,那早已冰封的往昔自己还有勇气翻阅么?


   5

   “栀子花开了,朵朵素洁,朵朵典雅,簇拥在枝头,勾勒出一片洁净无声的世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竟让自己困惑起来,我想我是不希望看到她的美丽,不因为不喜欢她,不欣赏她,只是害怕岁月流逝的太快,匆忙间人心已碎,希望已断,容颜已老。倘若一清如水的过日子倒也罢了,偏生出许多枝枝节节来,想想不久又是一轮花谢,这一度一度的憔悴为了谁?”很多时候,他总是想不明白,不明白她孱弱的外表下,隐藏的居然是让他汗颜的不屈和刚毅,不明白,这样柔情似水,弱不禁风的她,居然可以做到淡看沧桑,笑对生死。不明白,在芸芸众生中微不足道的她,人生居然会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风风雨雨,缠缠绵绵。他想,如果她是一本书,他这辈子是读不完了。

   
    连续两三个晚上,烟子在破人的怂恿下,渐渐打开心底那扇门。但还是用微风细雨般的微笑,慢慢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惊涛骇浪的过往。把血泪纵横的点点滴滴,轻描淡写的有一搭,没一搭说给破人听。
     
    到不是烟子故意要将自己那些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生离死别淡化,而是一个人如果经历了太多,心就会变得很麻木。真的曾经了沧海,那水,还能叫水么?
 
    让烟子感动的是,无论自己如何装着满不在乎,破人的眼泪还是经常随着烟子的笑容,情不自禁的流出来,如同一个善良的孩童。这也成了烟子取笑他的唯一把柄。
 
    就这样,烟子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敞开了心扉。她也才明白,有些自以为不可告人的往事,说出来,并没有想像的那么艰难。即便是用一种轻松平静的方式表达,也一样的自如且流畅。
 
    有次,听完后,破人问了个奇怪的问题:如果,你那几次真的放弃了,希望别人在墓碑上刻些什么?
 
    烟子想了想说:我会让人刻上:我真的没做错什么,可是,我错了。
 
    破人又问:现在呢?
 
    烟子笑着说:开也戚戚,凋也默默。
 
    破人说:你永远都这么伤感。心痛的伤感。如果没有认识你,我想让人在我墓碑上刻上:我很努力,是天妒我。现在,只会让人刻上:我来过,仅此而已。
 
    烟子笑问:仅此而已?
 
    破人叹息说:是的,仅此而已。突然觉得,你就是现在包围我的这遍草原,沉厚,雄壮,安静。和你相比,我的人生根本就微不足道。开始,我还竟然沾沾自喜,让你见笑了。
 
    烟子嗔道:我不喜欢你这样说话。再这样,你就找不着我了。
 
    破人笑着说:反正我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次回去还得忙我的小事业。可能再不会见你。说实话,也不想再见你,免得伤心,对身体不利。
 
    烟子笑着说:那样最好,我也不想看到知道我秘密的人。会很不自在的。等你回来,我就黑了你。
 
    破人说:这么绝情?
 
    烟子说:我们有情可言么?
 
    破人说:没有,肯定没有,我保证没有。
 
    烟子说:那就不能算绝情,再说,就算有,绝情这两个字对我来说,也是家常便饭。我对情这个字,早已无动于衷,你大可不必太放心上。
 
    破人笑着说:我知道你在可怜我,如果,我没病,我们根本不会聊到现在。
 
    烟子说:你能理解最好。省得我多费口舌。我知道,有钱的人不上网,他们要的东西都能在现实中得到,只有没钱的,才会在虚幻的网络里寻求。
 
    破人长叹一声:看来,我们真的要说再见了。我很怀疑你是否是正常人。咋就这么冷血呢!
 
    烟子笑:把我当成疯子最好,也才会很轻松地放下。
 
    破人:像你这样的人,怕是没什么喜欢的东西吧?
 
    烟子:很遗憾,我有喜欢的。我喜欢在一个云淡风轻的夜晚,去一个幽静雅致的酒吧,坐在一个临窗的小桌边,看天上的星月,在悠扬的乐曲声中,慢慢品茗。可是,至今总难如愿。
 
    破人:这么孤高!都市里会有这样的地方么?好好睡下去,去梦里寻找吧。时间不早了,再见!不,最好别再见!
 
   (未完)
                                                                    编辑:曹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