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文苑撷英 >>
今夜,烟花只为你绽放(三)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7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243)次
 
     6
 
   “萧廖中,我仿佛看到秋菊是怎么憔悴的,梧桐树是怎样消瘦的,隐隐中生出一丝伤感来,这世间无数的悲欢离合如微尘一样跳跃着,或许领略过太多凄楚的场景,丰满的心思一点点被削落,仅剩的一点半点的向往,也在雨中光光秃秃的颤抖着,摇摇欲坠。”他知道不能再打扰她了,无论是多么的不舍,总会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天。他明白,所谓的康复其实是假象,可是,他已经得到了他从来没奢望过的东西,感觉就应该这样离开,轻轻松松的离开。离开这份有生之年从没想到,却又偶然邂逅的一场奇遇。
 
    烟子微笑着看破人的QQ头像迅速暗淡下去,却没有半点如释重负的感觉,隐隐的,似乎还有些依恋。这才发觉,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承认,破人都不再是网络里的一个概念,不再是一个没有任何分量和价值的符号,并且已经离她很近很近了。
 
    虽然生命中有许许多多的人,只认识在擦肩而过的片刻,有时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对视一下,或者问问路,然后就继续各奔东西,不带走什么,也不会留下点什么,更不会改变什么,很多时候,连回首都是没必要的。但是,总有些电光石火般的瞬间,会在记忆的深处留下印记的,不是么? 
 
    接下来的日子,烟子就强迫自己忘记这段和破人的网事,如同以前许多的网事一样,转过一页,依然会有新的风景,然后继续着有始无终的所谓交流,如此的循环往复,日子也就在这无聊的闲谈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好比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静静的等待死神,把人生的一切来个彻底了断。
 
    当然,烟子也会经常看见破人在线,也仅仅只看见他在线而已。或许,有时候,只要在线,也算是一种最大的安慰吧。至于招呼不招呼,烟子以为已经不重要了。
 
    大概是破人从草原回来一个半月左右,烟子收到过他的信息,就是几张视频里拍下的照片。看着自己逐渐褪色的容颜,和强作镇定的笑脸,烟子有些心酸,然后,这心酸就化成了对破人的怨气,闷闷地回了两个字:无聊。从那以后,破人就没再打扰。
 
    转眼间,春天就过去了,夏天来了,然后,夏天又过去了,秋天来了。
 
    烟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消磨时光。也常常在网络上打发些寂寞和空虚。或者,和一些陌生人闲聊。让她奇怪的是,自从和破人断了音信后,就再没了和人深聊的兴致,大多只是招呼下,便不再理睬。如同一个雨夜她写下的文字:江南的雨颇具神韵,始终含着入骨的婀娜,浅弱的轻愁,一年四季里就那么洒洒扬扬的悠然而来,不由不让人感到委婉或凄恻,细腻处无从描绘,唯知所有的烦恼杂虑都被雨水浇灭,只剩下洗涤后的清幽,静静的置于一角感受这如诗般的意境。
 
    终于有一天,烟子看着破人红红的头像,再也忍不住了,问道:我死了,勿扰。什么时候改成这个破签名了?比人还破!
 
    没想到,信息刚发出去,那边就自动跳出来一句回复:本人已死,非烟子勿扰。
 
    烟子拼命忍住笑出来,继续发:死破人,没看到我是烟子吗?想我了吧?
 
    那边依然跳出来同样的一句自动回复。
 
    烟子:不会是生我气了吧?不理我就算了,马上黑了你。
 
    又是一次自动回复后,那边问:你真是烟子吗?
 
    烟子:如假包换。
 
    那边立即就发出视频的要求,烟子点了接受。几秒钟的缓冲之后,烟子看到镜头前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很胖,很结实,也比破人年轻,仅仅脸型和破人有些相似。
 
    男人笑着招呼:你好!我是他弟弟。
 
    烟子心里一动,急切地问:破人呢?
 
    男人:我哥已经走了,三个月前走的,今天正好百日。
 
    烟子的心陡然一沉,呆住了。
 
    男人笑着问:你近来还好吧?
 
    烟子:我------我还是老样子。破-------破人既然走了,这号还上干嘛?
 
    男人:就为了等你,了却一桩心愿。
 
    烟子:你------他也可以找我的呀,我基本上每天都要上网的。
 
    男人:哥说,除非你QQ里不让打扰的签名换了,或者你先发话,我才可以找你。
 
    烟子:你哥真的高傲,傻傻的高傲。
 
    男人笑着说:你也一样。愿意赏脸出来喝杯咖啡么?当然,这就是哥最后的心愿。
 
    烟子:她在的时候没约过我呀。现在,是不是------
 
    男人:这话我也问过。哥说,约也是白约,你不会出来的。现在,我哥肯定你不会拒绝。
 
    烟子无语了,只觉得有些酸楚。
 
    男人:你家靠近哪里?我明晚五点让司机去接你。
 
    烟子说不出话,不由自主的打出了一个地址。
 
    男人:好了。明天见!
 
    说完,男人就关了视频,下了线。
 
     7
 
   “今夜,我曾经鲜活旖旎的心境,就像洁白的小花儿,又款款的回来了,夜色也如诗如画般优雅起来,柔滑的音乐就是那长长的丝带儿,打成蝴蝶结装点着我和小花儿眼眸中的小小世界,小花儿你听,低沉的是竖琴的声音,远远迎合它的是悠扬的小提琴,你说它们是咫尺天涯,还是天涯咫尺呢?”他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让人揪心的笑。这瞬间的抓拍在他心里定格成永恒,于是,看她照片的日子也充实明快了,一切他以前很在意的,割舍不下的名利,亲情,和无数的恩恩怨怨,缠缠绵绵,都在她的笑容里,化成一缕青烟散去了,留下的,是那份顺其自然的淡定和从容。他问自己,我真的可以无牵无挂的不再看她一眼就走么?



    烟子一动不动的长时间呆坐在电脑前,任空空的感觉紧紧包裹。怅然中,她明白了许多与破人的交往。
 
    原来,在那个无边无际的草原上,破人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不久于人世,为了不使她为他操心,浪费情感,断然选择了离开。后来,发过来的一张张抓拍的照片,是他无力再打字,说话,只是默默地传递他的一份牵挂,一份不舍,一份心照不宣的祝福啊。
 
    烟子想:我居然误会了!于是,心底的痛处就变得强烈起来。
 
    但是,凭着一份为她从生到死,锲而不舍的默默守候,就应该去赴一个网友之约么?还是一个已经不在人世的网友!烟子迷茫了,为自己的冲动迷茫,不知道这样做对还是错。想再和破人的弟弟说明一下,那边再没了信息。
 
    烟子惊觉,破人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再不会给她只字片语。
 
    猛然间,烟子意识到,她和破人依然是那样的陌生,陌生得至今都不了解对方的真实姓名,更不谈其他的联系方式了!难道这就是网络的真谛所在么?!
 
    下午五点的天空,阳光依然明媚。熙熙攘攘的闹市中,烟子一眼就认出了来接她的奔驰。一个职业装的中年司机倚在车边,手里拿着一张放大的照片,耐心而专注的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有那么一刻,烟子有种放弃的打算,可是,她知道,如同破人的QQ一百多个日夜的等待一样,她不上车,司机一定会一直的等下去。
 
    烟子心里暗暗骂道:你这破人!想把我逼上梁山么?这样想时,眼睛又不争气的酸涩起来。
 
    司机看看微笑着走到面前的烟子,也绽放出友善的笑容说:你比照片漂亮多了。烟子只淡淡的笑笑,笑得司机有点尴尬。于是,一路无话。
 
    烟子没想到,大都市的边缘,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像空中楼阁一样美妙的的小小茶室。茶室倚水而立,后面是一汪碧波,一小巧凉亭置于屋后水上。周围松竹掩映,装潢古朴而精致,更让烟子怦然心动的是茶室的名字,她有点身处梦幻的感觉。困惑中,烟子居然生出些诗情画意来。
 
    穿着古典旗袍的服务员排在门口,一声欢迎烟子小姐光临让烟子望而却步。好在,其中一个领班看出了烟子的不适,笑着上前把烟子请进屋里。
 
    烟子默然无言的跟着领班,穿过静悄悄的走廊,走进古色古香,却又空荡荡的大厅里,在一个临窗的小桌边坐下。扭头看渐渐暗淡下去的一池秋水,和水面上渐渐衰败的一小片残荷。
 
    领班端上一杯咖啡和四盘点心,笑着说:请慢用,二老板要一个小时才会回来。
 
    烟子笑着问:怎么?你们这里有好多老板么?
 
    领班:就一个。大老板前不久过世了。我们叫习惯了,没改口呢。
 
    烟子:这么好的地方,生意咋就不尽人意呢?
 
    领班:不,平时来的人很多的。今天老板让我们五点清场,就等你呢。
 
    烟子叹息一声,问:茶室原来就是这个名么?
   
    领班:不是。半年前,大老板来,让改成烟子语茶的。说这名好听呢。
 
    然后领班笑笑,离开了。
 
    烟子独自坐着,故作镇静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杯,让暖暖的感觉将她包围。 心里暗道:你这破人,想让我受宠若惊么?
 
    墙角,一个十几个人组成的小乐队正演奏着那曲脍炙人口的《梁祝》。这是烟子最喜欢的。听着,听着,烟子的泪再也忍不住的溢出眼角。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破人弟弟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她面前,将一捧白白的小花递给烟子。
 
    烟子惊叹:野雏菊!这-------市面上能买到么?
 
    破人弟弟笑着说:买不到,所以我去了趟乡下。你闻闻,有种清新的泥土味呢!
 
    烟子:君子之交,至于这样辛苦么?
 
    破人弟弟:这是哥哥特意吩咐过的。这趟真没白走。乡下很美,风景特好!
 
    烟子:我小时候就喜欢在雏菊满地的岸坡上,摘这些野花。想不到你哥,记性这么好!
 
    烟子边笑边擦眼睛。
 
    破人弟弟:我也今天才发现,这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
 
    烟子岔开话题问:公司运转还正常么?
 
    破人弟弟:哥走了后,业绩一直在下滑。
 
    烟子:现在全球金融危机,哪家都一样。
 
    破人弟弟笑了:真善解人意,难怪哥哥会着迷。
 
    烟子还想寒酸一下,就听见窗外水面不远处,一声尖利的破空鸣叫,跟着,一朵璀璨的烟花在天空绽放开来,接着,天空中就接二连三的炸响,一时五彩缤纷,耀眼夺目。
 
    烟子: 那边在搞什么活动么?
 
    破人弟弟笑着说:这烟花是专门为你放的。我们去后面的凉亭里看吧。
 
    烟子: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真的。
 
    破人弟弟:也是我哥安排好的。他说,你喜欢烟花。
 
    烟子想说:喜欢烟花,是因为它长久的的寂寞,不是片刻的灿烂。可破人弟弟已率先走了出去。
 
    站在凉亭里,烟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久违的泪水在远处天空一声声的爆炸声中,不间断的滚落。哽咽着小声说:你这破人,就想看我的笑话。
 
    破人弟弟笑着从包里掏出一封信说:我哥说,如果看到你哭,就让我把这给你。
 
    烟子疑惑的拆开信封,上面只有一句,且没有注名:你曾经让我流泪无数,现在,我们扯平了。
 
    烟子笑着说:这破人,走了还和我开这种玩笑。
 
    破人弟弟笑了笑,静静的走了。
 
    烟子不会想到,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她眼里依然有泪。总以为自己看透了,看透了这个网络的虚幻,甚至这个世界的虚幻,可是,泪,却是如此的真实。
 
    烟子慢慢的将手里的信撕成两片,然后是四片,八片,无数片,像烟花一样,抛洒出去,沸沸扬扬的飘落在寂静的水面上。眼前,最后一朵烟花散尽,天空又恢复了原先的宁静和黑暗。
 
    恍惚中,二十年的点点滴滴,风风雨雨一下子又涌上心头。如一潭被故意湮没的湖水一样,再次在烟子的心里掀起波澜。
 
    是的,世界如此美好,该走出自己强加给自己的那些忧伤和痛苦了。
 
    烟子暗道:破人,都走了,为什么还要打扰我呢?
 
    泪,再次汹涌!
 
   (完)
 
                                                                    编辑:曹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