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时尚生活 >>
来,开一个国际玩笑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2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1597)次
 
  “你这是开国际玩笑!”这句话的意思通常是指别人的言行太夸张或者太过分。实际上,由于语言文化的差异,真正的“国际玩笑”并不存在,但很多社会学家和跨文化学者都认为,了解一个异域国度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听他们的笑话。有趣的是,很多国家的“招牌式笑话”都是与政治文化有关的。
 
 
  巴基斯坦:劫匪遇到了一个男人,大声吼道:把你所有的钱都给我!可这个男人不慌不忙地问劫匪:你知道我是谁吗?劫匪说:你是谁啊?男人说:我是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贝·布托的丈夫。劫匪说:好吧,那你把我的钱都还给我!
 
  评:巴基斯坦民间认为扎尔达里政治家族存在严重的贪腐问题,小劫匪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只求要回自己的那一份就好了。
 
  墨西哥:一个墨西哥渔民拎着一桶螃蟹走在海滩上,别人看着他桶里的螃蟹说,你应该用盖子或者网兜把水桶罩起来,否则螃蟹会爬出来跑掉的。渔民微笑着说,你别担心,不会的,因为它们是墨西哥螃蟹,和墨西哥人一样,有一个想爬上来,其余的就会齐心协力把它拉下去。
 
  评:这和中国人的自嘲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冰岛:一个挪威人、一个法罗群岛(离冰岛近)人和一个冰岛人将被执行死刑,但每个人在临死之前可以提出一个要求。法罗群岛是个穷乡僻壤,所以法罗群岛人要求每个人都能享用一顿大餐,包括鲨鱼肉和鲸肉。冰岛人想了想说,他要以最古老的方式演奏一曲英雄史诗,来描绘他所遭受的苦难和伟大的冰岛。挪威人听了这两个家伙的要求后,说,我能否在大餐吃完之后和史诗演奏之前受刑?
 
  评:原来在挪威人眼中,冰岛人的矫情程度和《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有一拼。
 
  尼日利亚:一个尼日利亚人去世了,来到了地狱。他发现,原来地狱也是分国别的。他想找一个痛苦最少的国家的地狱进去。首先,他问了一下德国的地 狱是怎样的,看门人说,你要先在电椅上坐一个小时,然后在铺满了钉子的床上睡一个小时,然后德国的魔鬼会出来,鞭打你一个小时。
 
  尼日利亚人想了想,还是算了。他又询问美国、俄罗斯的地狱,也都是这样的程序,但是偏偏尼日利亚的地狱门口排起了大队。他百思不得其解,看门人告诉他,尼日利亚的地狱当然也要坐电椅,不过因为能源紧张电力中断了,只剩个舒服的椅子;也要睡钉子床,不过因为物资紧张钉子断货了,只剩个舒服的床;至于说魔鬼嘛,尼日利亚地狱的魔鬼都是公务员扮演的,通常只是过来签个到就回家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谁还有工夫鞭打你?
 
  评:原来非洲的公务员也这么牛。
 
  澳大利亚:两个澳大利亚人被困在一艘救生艇上,在海上漂泊。在船上翻找食物的时候,其中一个家伙找到了一盏古老的神灯。他擦拭了一下神灯,神灵出现了,但这并不是阿拉丁神灯,只能满足他们俩一个愿望。那个发现神灯的人急不可耐地说,把整个大海都变成啤酒吧!于是,神灵挥了挥手臂,把整个大海都变成了啤酒,然后便消失了。另一个人看着发现神灯的家伙说,干得不错啊,老兄!可是如此一来,我们只能往船里撒尿了。
 
  评:第一次听说澳大利亚人比德国人还嗜啤酒如命。
 
  巴西:巴西人喜欢拿葡萄牙人开玩笑,因为葡萄牙人曾经是殖民者。一个葡萄牙人来到巴西,欣喜若狂,觉得一切都很新奇。他买了一盒精美的火柴寄回葡萄牙送给老婆。几周后,老婆回信说,火柴已收到,可是擦不着火。葡萄牙人急了,说,不可能啊,每一根我都试过了!
 
  评:很多时候,殖民地人民只能拿殖民者的智商开开玩笑来安慰一下自己。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坐上汽车,查看了一下设备和仪表,然后发现汽车的轮子不见了。他对普京叫道:“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汽车的轮子哪里去了?”这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普京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不紧不慢地说:“我之外的人想开这辆车,没门!”
 
  评: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的关系不但是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是俄罗斯老百姓调侃的对象。尤其是2011年新年前后,梅普二人频频爆出貌合神离、意见相左的传闻,让人们对2012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有所期待。谁将继续驾驶俄罗斯这两庞大、陈旧却所向披靡的老爷车,还是个未知数。梅德韦杰夫一贯被认为 是被普京“看守位置”,可是他真的心甘情愿吗?
 
  孟加拉国:一个美国人、一个日本人和一个孟加拉国人一起坐飞机,无聊之中,他们决定玩个游戏,每个人都把胳膊伸出窗外,猜一下飞机正在经过哪里。美国人伸出去说,好热啊,肯定是热带地区;日本人伸出去说,好冷啊,飞到北极了吧;孟加拉国人把手臂伸出去,又缩进来,说,这是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 美国人和日本人非常惊讶,您怎么这么肯定呢?孟加拉国人镇定地说,我的手表不见了。
 
  评:可以上《法制进行时》了
 
  新西兰:一个澳大利亚人、一个新西兰人和一个南非人在沙特因为酗酒被捕并被判处死刑。经过三人律师的努力,减刑为鞭打20下。行刑的人说,今天是我妻子的生日,我可以满足你们每个人一个愿望。
 
  南非人是第一个被鞭打的,他要求在他背上绑一个枕头,可是刚打了10下枕头就破了,等20下鞭子打完之后,南非人哭着被抬走了,他痛得无法走路。澳大利亚人是第二个,看到南非人的遭遇,他说,我要绑两个枕头。可是打到15下时,两个枕头都破了,澳大利亚人疼得要死。等到新西兰人挨打时,行刑官说,看你来自美丽的新西兰,我可以满足你两个愿望。新西兰人假惺惺地说,鉴于您如此善良,我决定让您鞭打我100下!行刑官目瞪口呆,说,新西兰人你太勇敢了,那么你的第二个愿望是什么呢?新西兰人说,把澳大利亚人绑我背上吧!
 
  评:新西兰人对待澳大利亚人的态度。
 
  德国:肯尼迪、赫鲁晓夫和阿登纳(战后的联邦德国总理)坐在一起吹牛。肯尼迪站起来把手举得很高,说:“伟大的美利坚!”赫鲁晓夫毫不示弱,张开双臂,说:“辽阔的俄罗斯!”阿登纳憋了半天,指了指自己的屁股,说:“一分为二的德意志!”
 
  评:这个笑话里透着德国人的辛酸,分裂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处。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