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时尚生活 >>
请别忘记为生活驻足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08日       作者:冯雪珺       编辑:唐倩倩      来源:人民日报      浏览次数:(966)次

无论社会令你多么飞速地运转,请别忘记时而驻足,等幸福赶上来

很难将喜剧明星罗宾·威廉姆斯与抑郁症联系在一起。然而他的离世,让人们意识到:那个不久前还在美剧《疯人疯语》中活蹦乱跳、妙语连珠的老顽童,竟掩藏着一颗饱受抑郁症侵蚀的心。

抑郁症仿佛是现代社会留给人们的一道无法自我愈合的伤口。工业革命之后,城市迅速扩张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远离乡土,成为产业链条上的一环。就像《摩登时代》中的卓别林,置身现代社会的人们更像是传送带上的齿轮,为保证大机器生产的有效运转,一刻也不敢怠慢停歇。不少人在不自觉中倾向于切断对周围环境的感知,久而久之变得机械麻木,成了精神上的“植物人”。正如弗洛伊德在《哀伤与抑郁》中所言,“对外界的兴趣减弱,爱的能力丧失,所有能力受限”,“伴随着自责和自怨”,最终丧失自我价值。

在物质生活日益充盈的今天,更多人丧失的,是精神生活的欢愉。随着城市人口密度的增加,人与人之间的“物理距离”越来越近,“心理距离”却越来越远。日本哲学家三木清就曾感慨,“孤独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不在一个人里面而在许多人中间”。日本放送协会的专题报道《无缘社会》,一针见血地道出了现代社会的“三无”趋势:无血缘、无地缘和无社缘,即单身未婚比例升高、故乡概念淡薄、身边缺乏真实的朋友,展现了“现代人的孤独老死”境地。

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发布的《2013全球幸福指数报告》,日本仅排名第四十三位,而美国虽排在第十七位,却落后其两个邻居:加拿大排名第六,墨西哥排名第十六。可见,物质方面的发展程度并不是衡量国民幸福感的绝对指标,就像报告所指出的,“如果想要一个更加幸福的世界,就需要花更多努力来关心人们的心理健康。”

美国教育家德瑞克·伯克在《幸福政治》中直言,政府在制定各领域政策时,若增设幸福参数,最大化考虑政策对国民幸福度的正面影响,可以大幅提升国民满意度与支持度。事实上,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多国政府开始关注国民的心理健康状况:英国、加拿大政府设立国民幸福感调查项目,法国政府将国民幸福参数纳入经济增长评估体系,巴西还颁布了一项“幸福修正案”——这些努力,让更多人接收到了幸福的讯号。

当然,幸福也离不开强大的自我实现能力。《绿野仙踪》中的铁皮人,通过寻找一颗能够去爱的心,紧握住了幸福。对于压力围困下的现实“铁皮人”而言,要想追回幸福感,关键也在于找到那颗心,重拾“爱的能力”。弗洛姆曾说,爱的能力并非与生俱来,而是“一门艺术”,“要求人们有这方面的知识并付出努力”。正如《爱尔兰独立报》刊文所称,威廉姆斯的辞世,让人们认识到“名誉和财富不是心理健康的保证”,必须要学会“休假”,从紧张的情绪中短暂抽离,“去往能够充实自我、重塑坚强内心的心灵之所”。

威廉姆斯在《疯人疯语》中扮演的西蒙,每当思绪堵塞、压力丛生时,就会到曾经谋生的快餐店做厨师,只为在“嘈杂的人声和油腻的气味中,重温生活的气息”;歌德笔下的浮士德,即便会被夺去生命,也要对这世界呼喊“你真美啊!请停一停!”无论社会令你多么飞速地运转,请别忘记时而驻足,等幸福赶上来。前面的努力只是为了活着,后面的修炼才是为了生活。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