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社会关注 >>
“特供”茅台背后的造假链条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9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1644)次

在大多数消费者心中,茅台酒意味着财富、权势与地位。倘若这瓶酒上还印有“特供”字样,更容易让人产生政治优待的联想。但在“特供”茅台受人追捧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条隐秘而成熟的造假链条——

 在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心目中,一瓶系着鲜红丝带,通体乳白色的茅台酒,往往意味着财富、权势与地位。倘若这瓶酒上还印有醒目的“特供”字样,更是容易让人产生某种程度政治优待的联想。

 位于茅台酒厂内的国酒文化城现代馆里,陈列着这家酒厂生产出的所有样品酒。其中尤为引人关注的,是众多酒盒下方黑底白字地印有“特供”字样的样品酒。这些标注说明了它们的特定供应对象,包括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北海舰队……

 国宴用酒的名声,醒目的“特供”说明,高端阶层的符号, 让“特供”茅台成为众多高端消费者追逐的对象。但事实上,在“特供”茅台受人追捧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条隐秘而成熟的造假链条。

 隐秘的“特供”

 3月下旬,群山环抱的贵州省仁怀赤水河一侧茅台酒厂内,弥漫的灰尘将车辆、树叶都刷成灰色。一项投资超过10亿元的技术改造项目正在面积庞大的茅台酒厂里展开,项目投产后,这家企业预计将年增加销售收入21亿元。去年,酒厂贡献的利税高达170亿元。

 不断提升的产量和售价,让这家著名企业多年来一直稳坐中国白酒行业的第一把交椅。去年,贵州茅台集团各种白酒的总产量达到6.3万吨,其中茅台酒的产量超过3万吨。

 不过,这样的产量还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在市场上,茅台酒就像一位炙手可热而又备受诟病的明星:如果不花大价钱,人们很难接近它。

 但中国从来不乏愿意花大价钱的高端消费者。贵州省一位矿业公司经理说,他在招待政府领导或是重要客户时,茅台酒是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主角。“只要桌上有茅台,客人会觉得自己很有面子。”这位经理用“加深友谊、促进沟通”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茅台酒的价值。

 在距离茅台酒厂十多公里外的仁怀市内,一位茅台酒专卖店服务员总是用同样的话告知近期登门的顾客:“3月份的酒早已卖完,4月份还不知什么时候有货。”在茅台酒的销售终端中,这家专卖店是地理上距离酒厂最近的一家,编号为0001。连这里都供不应求,其它地方可想而之。

 在茅台酒厂,碧绿的赤水河水经年不息,从全国各地赶来商谈采购“特供”茅台事宜的单位、企业代表络绎不绝。在茅台酒厂的西苑宾馆里,客户与酒厂领导频频举杯互致谢意的场景屡见不鲜。这家宾馆只免费接待酒厂的客人,从不对外开放。

 3月21日中午,记者在茅台酒厂办公楼大门见到了某省武警消防总队一名警官,他手拿一张写有订购茅台酒的函件,正愉快地与三位穿武警制服的人聊天。另外三人的手上也都拿着类似的函件,函件下方可看到几行酒厂领导的批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茅台酒厂员工说,只有部队、省部级以上的政府单位,以及中国移动之类的国有大型企业,才有资格到茅台酒厂洽谈购买特供酒的事宜。“只要拿到领导批条,交了钱就能到厂里拉货了。”这名员工说。

 特供酒的品质与普通茅台酒别无二致,但其供货价似乎从来都是商业机密。特供单位的特殊身份,使得它们能以比市场低的价钱订购到茅台酒。唯一可供参考的数据是,最受市场欢迎的标志性产品——53度的飞天茅台,出厂价仅为619元。而在市场上,一瓶飞天茅台的价格却是2000元以上。

 除了价钱,没人知道每年有多少特供酒被摆上特供部门的餐桌,这类酒几乎从来不会流入市场。去年,社会上曾一度有60%的茅台酒都被供给了政府与军队的传言,但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季克良则予以否认。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口气坚决地表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按他的估计,特供酒在整个茅台酒的销量中连6%都不到。

 茅台酒厂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也认为传言过于夸张,原因是茅台酒厂的产量有限,加上市场流通环节能产生更多利润,所以特供酒的产量并不多。“特供部门能买到的那点酒,远远不够他们自己用的。”他说。

 从企业盈利角度去看,这样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作为上市公司,没有股东能忍受产品供不应求和低利润的状况同时出现。而这家企业全线产品在去年实现了超过87亿元的净利润,平均每天盈利高达2400万元。

 在茅台酒厂面积庞大的厂区内,几乎每一个车位上都停放着员工的私人轿车。一位手拿竹耙在厂房里为冒着热气的高粱散热的年轻工人说,他的年收入有七八万元,而企业平日发的食用油、大米、卫生纸之类的福利用品“用都用不完”。

 “我们用最好的设备,最复杂的工艺,生产着最好的酒。”他自豪地说道。

 真假茅台

 但在空气中弥漫着浓厚酒糟味的茅台镇,这样的场景只向外界传递了其可以自我炫耀的一面。事实上,隐藏在高端茅台酒背后的还有一条发展日益成熟的造假利益链,“真假特供茅台”共存的局面在这座西南小镇尴尬上演。

 在因酒出名的茅台镇,数以百计的大小酒厂四处散落在小镇的山间坡角。茅台酒厂的显赫名声一直为这些酒厂提供着最好的广告宣传。它们与茅台酒厂一起,构成了这个城区面积仅有约4平方公里、拥有两万多居民的小镇的经济命脉。

 在紧靠茅台酒厂大门右侧一条坑坑洼洼的破旧街道上,众多当地私人酒厂开着各自的展销店。除了外人闻所未闻的招牌外,展销店内部摆放着蒙着红布的笨重酒坛,墙壁橱柜上陈列着各式样品酒,千篇一律得像是复制出来一样。

 与在编号为0001的专卖店里茅台酒一瓶难求的局面相比,只要多加留意,就能在这条灰尘扑面的街道上买到外人难得一见的“特供茅台酒”。

 在位于街道中部一间约30平方米的杂乱小店内,每有顾客临门,一位年轻店员就会上前殷勤地介绍自家的各款白酒产品。摆放在酒坛上的一块块白色纸板,清楚地告示着不同品质白酒的价格,最便宜的20元/斤,最贵的240元/斤。而且,年轻店员还有不轻易示人的藏品,只要取得他的信任,就能看到一瓶“茅台特供酒”样品。

 对于这瓶酒,他的介绍是:“这是用自家酒厂里品质最好的散酒灌装的,喝起来跟茅台酒差不多,一般人分辨不出真假。”他还会告诉客人,这样的酒“要多少有多少”。

 只要有足够耐心,在其他一些小店内也能找到同样的“特供酒”,这些印有五花八门字样的酒每瓶售价大多在几十元至上百元间。酒瓶上印刷的“特供”对象包括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国家机关事务局、各大军区、茅台酒内部员工等。

 “这种酒品质跟真茅台酒差不多,宴请的时候,给客人的感觉会很不一样。”年轻店员说,这类酒“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县城都很受欢迎。”

 店员不会告诉客人的是,这样的酒是被茅台酒厂认为必须销毁处理的假冒侵权产品。茅台酒厂知识产权保护人员明确表示,市场上带有“特供”字样的茅台酒都是假酒。

 在茅台酒厂办公楼12层的办公室里,刘世仲常年与同事在维护着企业的荣誉和权益。这位茅台酒厂知识产权保护处副处长说:“在生产环境、原料采购、酿造工艺、技术指标之类的所有方面,没有任何一家酒厂能达到茅台酒的水准。”

 由刘世仲担任主任的打假办拥有一支70人的专职打假员工队伍,这支国内白酒行业内规模最大的打假队常年派驻在外,搜寻市场上的假茅台,与他们协作的是一张包括公安、工商、质监等职能部门的打假网络。刘世仲称,茅台酒厂还有一支从不露面的“线人队伍”。

 茅台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最近5年中,已有多达350吨,相当于70万瓶的假茅台酒被查到。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各种“茅台特供酒”。

 3月20日,西南某省两名便装警察悄然进驻茅台酒厂,他们带着一项秘密任务而来——摸排一桩制售假酒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不久前,当地警方查获了一批价值数十万元的茅台酒,其中就有不少假冒“茅台特供”。最近一段时间里,这两名警察每日都在当地暗访。其中一位曾从事过缉毒工作的警察说,对手的狡猾程度不比毒贩差。

 事实上,假冒“特供茅台”的制售已然发展成为一条隐秘而成熟的链条,只要找到门路,在距离茅台镇十多公里的仁怀市内,便能采购到所有制造此类假酒的配件:酒瓶、酒盖、丝带、商标、酒盒、手提袋。在仁怀市一处名为“三号区”的区域内,设有大量酒类配件的门市。身材矮瘦的贾世德(化名)是其中一间店的老板,这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有着商人的狡黠和对利益的欲望。他的名片上,印着一瓶大大的茅台酒图案。

 在这间大约20平方米的店里,墙面横栏上陈列着数以百计造型各异的酒瓶样品,其中不乏印有“国家机关服务接待用酒”、“茅台专供酒”字样的样品。贾世德似乎能满足客户的所有需求,包括提供仿冒茅台酒的所有配件:酒瓶4.5元/个;瓶盖1元/个;包含12个酒盒、6个手提袋、24张正背面商标在内的外包装套装80元/套。

 除了供应配件,贾世德还能帮客人在当地联系灌装“特供酒”的作坊,价钱是50元/件(12瓶)。如果客人舍得花钱,他甚至还能帮忙联系到私人货车进行长途运输。但他会建议客人最好将散酒和配件分头运到目的地,然后找人灌装,“这样风险要低很多。”如果采纳他的建议,从当地运一车酒到300多公里外的重庆市,只需要4000元左右的运费。但若要运送仿冒的茅台酒,运费会大幅增加。

 “我挣小钱,别人挣大钱。”贾世德用带着羡慕的口吻说。他口中的“别人”,指的是那些销售此类“特供酒”的商家,这些人隐秘的身影遍布全国。

 当廉价的散酒被包装好后,就摇身一变成了身价不俗的“特供酒”。最终通过酒楼、烟酒店、杂货铺甚至是互联网,半遮半掩地销售出去。低则数百元,高则跟茅台酒真品一样的价钱,借着人们对高端消费的追求与对“特供”的痴迷心理,一同流向市场。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