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社会关注 >>
了却二十八年的心事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2日       作者:王传清       编辑:王传清      来源:      浏览次数:(4728)次

5月22日上午9时许,沧州市直纪工委来了一位耄耋老人,手里提了一包东西,从蹒跚的步履可以看出,老人患有腿疾。出于本人职业角度,想必这个老人是不是有事上访?

我急忙照顾老人坐下,倒了一杯水,这时老人对我说:“麻烦您给科协办公室打个电话,我上不去3楼了,让他们来个人把我扶上去,我有事交代”

我马上抄起电话把科协秘书长信振太叫了下来,没等秘书长站稳,老人便开口说道“人来了,我就不上去了,就在这里说吧”。

原来老人叫刘玉秀,市直某医院的一名医生,今年79岁,是原沧州地区科协所属建筑学会常务理事刘润田同志的爱人。老人颤颤巍巍地说:“今天,我是来把润田生前留下来的钱和账簿还给单位,今天是他的祭日,把钱和账簿交给单位也能告慰润田在天之灵,更了了我多年的一块心病”。

1987年5月19日润田同志在一次出差的路上突发心脏病,虽然进行了短暂的抢救,但刘润田还是处于高度昏迷之中,弥留之际,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发紫的双唇不时颤抖着,好像对自己诉说着什么?刘玉秀心里明白:他不放心这个家和三个孩子,她呼唤着润田: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们培养成人!玉秀紧紧握住润田那双发凉的手,似乎爱人的生命体征正在自己的双手间逐渐消失。5月22日刘润田黯然离世,永远地离开了他钟爱的事业和心爱的家。在清理遗物时发现衣物里有60元现金和几张票据。刘玉秀忽然想起,润田手中掌握着建筑学会1000元的流动资金,临死尚未报账,刘玉秀随即翻开老伴平时用记账簿,几分、几角、几元。整个人几乎忘掉了丧夫悲痛,一张张票据、一笔笔开支,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仔细核对,正好还余六十元。刘玉秀将账本放好,把余下的60元钱放在润田的遗像前。并叮嘱孩子:这钱是公家的,你们谁也不能动。那时,三个孩子们还小,都在上学,润田刚刚过世,就靠自己几十元的工资艰难地维持全家生活开销,硬是用自己柔弱的身体支撑起这个家,那年刘玉秀才51岁。孩子们也似乎过早地懂得了“公家”和“个人”的关系,从没动过一次,从此,这60元公款在刘润田的遗像前一放就是28年。

润天去世后的某天,刘玉秀见到建筑学会理事长刘景轩同志,想把60元钱交到单位,景轩回答:“就60元钱,别提啦,润天走了,学会也解散了”。此时,刘玉秀受到丈夫去世后的又一次精神打击,这钱到底还给谁那?.....。

2003年刘玉秀回到原籍,和博士毕业留京的大女儿一起生活,但60元的公款始终成为刘玉秀挥之不去的记忆,加之年龄越来越大,行动不便,十多年没有回沧州一次,今年五月,她和三个子女商议说:“你们已经成家立业,总算没给你爸爸丢人,等今年5月22日你们父亲28周年的祭日,我一定回到沧州,虽然你们父亲的建筑学会没了,但是还有上级单位,这60元钱公款我一定亲自交到你沧州市科协,也算完成你父亲遗愿”;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其实,子女们对母亲的尚举并不感到诧异,因为父母在教育儿女时常用的一句话就是“别沾别人便宜”,孝顺的儿女们在大加赞赏母亲这种尚举的同时,却对母亲的身体状况感到担忧。

言谈间,老人交钱的行为显得那样坦荡自如,曾几次说道“这是润田和我应该的”,当刘玉秀老人把60元公款交到科协秘书长手中时,使在场的我和科协秘书长热泪盈眶,自愧不如。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