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社会关注 >>
“代笔”,不能忽视的文学欺骗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1410)次

 

有报道说,韩寒近日更新博客,对于这些时日以来与方舟子持续的“代笔”论战,表示“收笔”,并已委托律师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正式递交诉讼材料,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论争……

这是近期文坛上最为瞩目的“方韩论战”的最新进展。回顾这次韩寒与方舟子激辩“代笔门”事件,众所周知,争辩的焦点是,方舟子质疑韩寒的作品有团队“代笔”,韩寒则通过尽可能多的各方面的材料、证据,自证清白无辜。是否“代笔”,成了这场论战的关键,它犹如一道“雷池”、一条“红线”,不能碰触,不能逾越。“就是当你看一个作家不顺眼,不需要观点之争,不需要文学批评,也不需要任何证据,只要说他的某篇文章是别人写的,于是这个作家的名誉就受到损害”,可见,“代笔”,不仅关乎这场论战的价值判断标准的尺度,更关乎作家的写作态度、名誉形象、文化人格乃至文学伦理。

在韩寒和方舟子的“口水战”愈演愈烈之际,作家海岩也被卷入“代笔门”。为回击麦田和方舟子等人关于有幕后写作团队的质疑,韩寒举例身为生意人的作家海岩也常被质疑有人代笔,而编剧田博发布微博说,自己就是海岩《五星大饭店》的代笔。对此,海岩公布了《五星大饭店》分集大纲手稿、口述记录修改稿手稿、速记稿、口述录音及工作合同,力证自己清白,“这次公布证据只是想用事实来说话,只希望把事实部分拿出来,剩下的就大家自辨吧”。我们非常理解作家海岩对此的感受。文学写作不能“代笔”,已经被作家视为为人、为文、安身立命的根本,这是作家的一条写作生命线、文学生命线。

无论是方舟子和韩寒关于“代笔门”的激辩,还是海岩否认写作存在“代笔”,其实,仍然和我们对文学写作的规律和本质认识、态度有关。按照人们的一般的认识,文学写作是一种非常个性化、独特化的精神实践活动,写作者的文学趣味、生活感悟、审美眼光和思想原则,都是写作者的个性化、自我化的表达。曹雪芹的《红楼梦》,鲁迅的《阿Q正传》,托尔斯泰的《复活》等,都是我们公认的世界文学名著,它们都是世界文学长廊中纯洁不染、独一无二的作品,其文学中所蕴含的灵魂、精神状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没有任何人可以“代笔”复制。这使人又想起一位西方文学批评家所说:任何一部伟大作品,只能由一个灵魂、一个独特的精神状态产生,它因为超越众人、超越全体而成为独一——— 这是一般的规律。这是文学写作的规律,也是文学留给我们的经验。因为这一点,我们的人类文学历史上产生了那样多的熠熠生辉的作品,从而泽被后人,滋养我们的精神世界。

但是,进入商业社会的今天,文学的这种精神个性、审美品质和独创性,却被大众文化的生产原则、规律所取代。在大众文化中,文学的写作日益倾向追求商业化、消费化,期望在最短的时间内生产出大量容易销出的产品,文学写作的标准化、类型化、程式化、复制化的特征,越来越突出,于是流水线制造、代笔、枪手等等这些工具和手段,进入了文学写作之中,文学的精神性、人格化和独特性因此丧失,丧失了文学写作的个性、不可再生性和不可转换性。

如今,文娱圈内、文学写作领域、图书出版领域等等,“代笔”现象已是严重存在。网络文学代笔问题更加严重,已经成为一种公认的潜规则,一条隐形产业链。现在图书市场的一些所谓畅销书、励志书、名人书,代笔行为也是一种潜规则。编剧市场上,枪手代写,更是司空见惯。但是,我们的一些写作者、文学批评者和图书出版者,对“代笔”的行为,无奈者有之,宽容者有之,批评者有之,似乎在法律和伦理上仍未有统一的认识。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因为利益的驱使,“代笔”已经使文学写作变得更加浮躁化、功利化、商业化,成为一种欺骗行为,完全丧失掉了真诚这种最基本的文学写作的精神、品格、品质。

“我将以更用心地写作回报他们,作品是最好的证据。无论是赛车、写作或者其他,我将用各种各样的作品,让他们觉得有这样一个同路人是多么的骄傲。”韩寒这番论战后的感言,呼唤的不正是文学的真诚吗?

                                                         编辑:唐倩倩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