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经济博览 >>
中国为何连续四个月增持美债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0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233)次
 
  中国目前仍是美国最大债主。美国财政部近日公布:中国今年7月份持有美国国债1.1735万亿美元,比6月份的1.1655万亿美元增持了80亿美元,这已是中国连续第四个月增持美债,并且是连续14个月稳定在1万亿美元以上。然而,这个债主不好当,其面对的债务人近来问题成堆:美元贬值、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被降级、经济复苏乏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为何还要增持美债?
 
  美元仍是市场次优选择
 
  中国购买美债源于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朱颖指出,中国国际收支的双顺差,导致中国外汇市场上的外汇供给不断增加。按照中国目前实行的外汇结售汇制度,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买入美元,中国的外汇储备就会增加。
 
  “外汇储备资金用出去首先要确保稳定性和安全性,不买美债买什么?买股票安全性更差。”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对本报记者说。
 
  美元虽在贬值,但至今还没有其他货币能与其安全性相比。国际金融与国际经济研究室副主任闫小娜对本报记者分析说,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仍然持续的情况下,美元资产相对欧元资产还是比较安全;在日本经济仍然受地震影响、日元汇率已经二战后的历史高位运行情况下,美元资产也较日元资产安全;从长期来看,尽管近20年来美元汇率一直不断贬值,但是全世界仍然有约3/4的资本净流入美国,虽然危机后资本净流入迅速下降为1/3,但是危机后的2010年又迅速反弹,说明全世界的资本流动仍然还没有找到新的流动模式。在这种情况下,美元资产仍然是所有国际金融市场上的次优选择。
 
  有人建议,可以将外汇储备投资在黄金或资源类产品。专家指出,我国外汇储备因必须满足外商和内商的经常性兑换需求,所以不可能大笔投向不能及时变现的黄金、石油、矿物等资产。同时,大量外汇投资这类资产,必定推高这类产品的价格从而造成市场恐慌。
 
  因此,增持美债不失为外汇储备投资的一个选项。中国官方多次强调增持行为是正常的市场投资操作。除中国外,美国第二大债权国日本7月比6月增持美债38亿美元。美国第三大债权国英国7月份增持了47亿美元美国国债。此外,石油输出国当月也增持了美国国债。
 
  事实上,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局势下,各国反而更看好美债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将美债当成了避险港湾。今年3月,受日本地震和欧洲债务危机影响,大量资金购买美债令其价格上涨。而标普下调美国评级后,美债价格反而上扬。8月,美国10年期国债价格大涨。
 
  客观上帮助美国救市
 
  中国增持美债,客观上帮助美国减缓了为弥补财政赤字大量印制美元、引发通胀的压力。王朝才说:“中国不可能完全不顾及中美关系,评级机构已下调了美国的主权债信用评级,我们不能再趁火打劫。”
 
  中国增持美国国债也维护了世界金融稳定。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期撰文认为,中国不应该突然加速减持美国国债和美元资产。一旦中国开始大规模减持美元资产,将导致整个市场对美元资产的恐慌性抛售。
 
  中国有句俗话:“欠钱的是大爷”。分析人士指出,因为美国欠中国巨额借款,其偿还能力直接取决于自身经济发展的好坏,中国只有帮助美国救市,令其经济有起色,才能保证收回借款。
 
  专家们认为,中国一直增持美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可以通过大量持有美元国债来维持人民币的国际信誉,为人民币国际化迈进一大步。
 
  实现外汇储备多元化
 
  然而,持有大量美债毕竟有很大风险,只要美元贬值,中国将损失巨大。所以,大家非常关注今后中国是否还将继续增持美债?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教授易宪容指出,从长远考虑,中国应该减持美国国债。在外汇储备的投资上,中国应考虑多元和分散,从而很好地规避单一风险。
 
  朱颖则认为,中国在短期内不可能改变目前的经济结构和政策举措,按照中国的经济增长趋势,中国肯定会继续增持美国国债。到2015年,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将超过3万亿美元,占外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将超过1/3。由此可以判断人民币将继续升值,人民币国际化还要推进,中国“走出去”战略还要继续。王朝才说,国家也在考虑外汇储备下一步投资的新渠道,但在新渠道找到之前,还是会维持现状。
 
  “下一步是否会增持,应该更多地从一个比较的视角来看”,闫小娜指出,如果未来欧元资产和日元资产收益好于美元资产,这种外汇储备资产的多元化的操作就会实施。当然,这也应该是正常的市场操作。
 
  对于如何调整与美债直接相关的外汇储备,闫小娜认为,应该更多地让私人部门持有外币资产。其次,外汇储备的资产多元化是一个长期不断调整的过程。储备资产的多元化不仅包括资产币种的多元化,还应该包括资产结构的多元化。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