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古今纵横 >>
日本大地震初探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4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929)次
 
  3月11日,日本本州岛仙台港以东130公里处太平洋海域发生9.0级地震,并引发浪高最高达到23米的海啸。截至3月21日,地震海啸已造成8805人死亡,12654人失踪,成为二战以来造成日本死亡人数最多的灾难。大地震还导致日本福岛县第一核电站发生5级爆炸事故,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造成重大二次灾害,是日本迄今最为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大地震验证日本社会救灾能力
 
  日本政府出动全力救灾。为应对强震及次生灾害,日本政府随即启动应急管理组织机制,各级政府分级负责,有关部门密切配合、综合协调。首相官邸危机管理中心设立了官邸对策室,之后的内阁会议决定设立政府紧急对策总部,相关部门与地方政府紧密协作应对灾情。为加强抗震救灾工作,日本政府还成立了“灾民生活支援特别对策总部”,旨在改善物质不足的安置所等处的灾民生活。政府工作人员开设了“大家一起组建地震灾民援助信息网”网站,用于收集对地震灾民救援的防灾、土木工程、食品等相关信息。首相菅直人强调日本正面对着“巨大的地震海啸灾害和严重的核能事故这两个危机”,向国民发出呼吁:“绝对不要屈服。请与家人以及地区、职场、学校的同伴们携起手来迈出重建的步伐。”为了鼓励民众抗震救灾,日本天皇通过录像向国民发表讲话,表示:“对灾区的悲惨状况深感心痛。衷心祝愿大家互相安慰渡过这一不幸的时期。”
 
  社会各界迅速投入救援工作之中。灾难发生之后,日本社会的注意力、舆论在抗震救灾方面达到了空前的一致。新闻媒体及时向民众报道灾情、快速播发救灾信息,有效引导社会救助。日本各大电视台、电台包括各民营广电机构纷纷取消常规节目,改播地震特别节目。同时,还通过在线视频直播网站向无法收看电视节目的用户播报地震信息,争取为灾民提供更多信息渠道。一些电视台设立热线专题,为想确认家人是否平安的观众播发寻人启事。部分广播频道向外国人提供电视综合频道正在播出的震灾节目的英语、汉语等同步语音。东京的多语种电话服务中心BRICCS公司向大地震中受灾的外国人免费提供24小时外语翻译电话。由于大地震造成供电紧张,日本企业和商家为确保电力稳定供给,积极采取了各种节电措施。日本医师协会派送数百名医疗人员赶赴地震灾区参与医疗救援。全国献血者激增,东京、大阪、福冈等地献血者达到平常的1.5倍,有的志愿者在献血前甚至要等待3个小时。
 
  民众在灾难面前充分自律。这次大地震中没有出现万众恐慌的现象,民众冷静而又顽强,守法、守序的素质表现明显:成千上万的人非常有序地进入避难场所,社会没有发生混乱;东京涩谷大量市民排队使用公用电话;仙台市民上街避难主动让出主干道,等等。虽然也出现了一些生活用品的抢购情况,但是没有发生一例抢劫事件。这与历来频发的地震灾害对日本的国民性产生着深刻的影响有很大关系。在日本神道信仰中,自然万物是神所创造的,是敬畏和尊崇的对象,其运动变化是神圣的自我展现。由于地处环太平洋地震火山带,日本群岛下面的地壳极不稳定,每年平均发生有震感的地震1000次之多。日本人崇尚自然、尊重现实,但也无奈于自然灾难的频发,“无常”的脆弱性深藏于国民的内心。于是,防患于未然的危机意识逐步内化为日本的民族特点,加强防灾抗灾教育、建立防灾救灾机制的自觉性深入日本社会生活之中。同时,日本民众素来讲究团队精神、相互协作,自律意识强,才能在面对如此重大的灾难时镇定、有序、守纪律。
 
  大地震考验日本政党执政能力
 
  日本民主党执政以来内外交困,民意支持率持续下降。在民主党要人前原诚司因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接受外国人的政治献金一事辞去外务大臣职务后,菅直人也因自身的资金管理团体曾接受外国人的政治捐款面临在野党要求辞职的压力。大地震发生后,国会中正在激烈斗争的朝野政党达成政治“休战”,一致同意把分歧放到一边,支持政府全力组织力量抗震救灾。
 
  地震当天,日本执政党和在野党举行党首会谈,就有必要编制包括灾害对策在内的补充预算一事达成共识。朝野双方在会谈中商定,为迅速开展救援和重建工作,地震发生后72小时内各党避免向灾区派遣调查团。各党会谈中还就通过推迟受灾地区统一地方选举的特例法案基本达成一致。民主党还要求参照“阪神大地震”迅速采取特别立法措施,允许推迟税务申报及护照、执照更新,各在野党表示愿意积极配合。
 
  大地震发生后,菅直人及全体内阁成员迅速召开紧急灾害对策总部会议,决定最大限度地派遣自卫队和警察紧急救援队等前往地震灾区,全力展开救援活动。随后,自卫队参与救灾的人数增至10万人,成为自卫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为有效地开展救援,日本政府又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向东日本大地震灾区投入预备自卫官和快速反应预备自卫官,与在各灾区展开行动的陆上自卫队一同为灾民提供饮食、沐浴等生活援助,成为日本1954年以来首次召集预备自卫官执行实际任务。
 
  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与东京电力公司一起组建了“福岛核电站事故对策统合总部”,针对核反应堆芯冷却操作进展困难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统一实施对策,菅直人担任总部长。他严厉批评了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爆炸事故的通报迟缓问题,要求东京电力公司全力以赴应对核电站泄露问题,表示:“虽然令人担忧的状况仍在持续,但我希望站在指挥前沿,克服此次危机,采取所有手段使损失不再扩大。”大地震及灾后救援为改变民主党执政经验不足提供了绝好契机。
 
  大地震冲击国际关系格局
 
  这次的强烈地震是1900年以来全球第四强震,也是日本自1923年官方测定地震震级以来震级最高的一次地震。有研究显示,位于震中西北部的宫城县牡鹿半岛向震中所在的东南方向移动了约5.3米,同时下沉了约1.2米,这是日本有观测史以来最大的地壳变动记录。强震还使日本本州岛向东移动了大约3.6米,地轴移动25厘米,使地球自转加快了1.6微秒。
 
  大地震还牵动了全球经济局面调整。虽然目前尚未有资料显示地震给日本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究竟有多大,但这次灾难给日本经济带来巨大损失是不争的事实。不少日本企业厂区和基础设施遭受重创,部分厂区停止营运。受强震影响,包括东京成田机场在内的多家机场关闭,日本新干线全线暂停运营,其他铁路运输停滞。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位于东京附近千叶县的钢铁厂发生火灾。日本强震还重创亚太股市:地震引发避险资金回流日本国内,对日元形成强劲支持。同时,地震导致日本部分大型炼油厂关闭。若这些炼油厂继续遭到重大破坏,则可能给全球石油和燃油市场带来振荡。
 
  同时,日本地震引发核泄露问题也对日本外交造成一次沉重打击。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由于日本政府应对不力且未适时公布信息,导致不少国家纷纷要求本国在日公民撤离至更远地区,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的不满情绪日益显现,表现出对日本政府的决策能力、灾情透明度和日本作为核能大国的公信力产生质疑。面对国际舆论对于日本地震核泄露问题的普遍疑虑,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亲赴日本了解灾情,并派遣专门的辐射监测团队前往日本灾区实地观察,以获取相关数据来缓和各国的不安情绪。
 
  国际社会对于日本地震及次生灾害的救援,有利于推动确立国际灾难救援机制,扩大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国际合作。大地震发生后,中国、美国、欧盟、俄罗斯等迅速向日本伸出援助之手。这些国际救援活动,使国际社会进一步认识到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的重要性,为推动日后确立全球性灾难救援机制打下了基础。日本地震核泄露问题也再次引发国际社会对确立国际救援机制、如何发展核能的价值探讨。
 
  我国对日本地震救援也有利于深化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灾难发生后,我驻日大使馆全力救助受灾的中国在日公民,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与措施,安排尚在重灾区的中国公民有序撤离。同时,我国在日本震后旋即启动援助应急机制,通过官方、民间多方渠道迅速表明随时准备提供任何可能的帮助。我国救援队3月13日抵达日本灾区展开救援工作,成为地震发生后来到当地参与救援活动的第一支国际救援队。中日两国通过此次日本地震救援,积极推进了从政治、非传统安全到经贸、能源、环保等领域的合作,有助于创造发展战略互惠关系的民间及社会基础。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