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书摘天下 >>古今纵横 >>
重返切尔诺贝利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9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3042)次
 
  作为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一次民用核电泄漏事故,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后发生在切尔诺贝利的许多细节,都通过媒体留在了世界各国人的集体记忆中、由于这次事故,核电站周围30公里的范围被划为隔离区。然而,故土总是难离,即使是这样一片浸透着死亡的土地。
 
    近年来,陆续有300多名居民偷偷返回隔离区居住。不过,当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大学讲师阿列克谢·伊兹马热洛夫来到这片土地后,发现眷恋故土的居民们就连吃饭、喝水这等平常事都要小心翼翼,甲状腺癌患者、白血病儿童以及新生儿生理残疾者数量也骤然增加。
 
    疯长的行道树
 
    乌克兰普里皮亚季镇离核电站仅3公里,25年前,它因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而消亡。如今,它和乌克兰以及白俄罗斯的其他一些村庄一起复活了。
 
    普里皮亚季镇原有约5万居民,主要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如今,虽说有了人烟,但在普里皮亚季镇也仅仅有十余户居民。被炸得坑坑洼洼的街道空空荡荡,倒是那些免于劫难的行道树,疯了似的猛长。这样的场景让日常穿梭于大学校园的伊兹马热洛夫感到震撼。
 
    大部分楼房已经破败不堪,许多院落杂草丛生。这些家,曾经代表着骄傲,这是苏联政府对为国家核事业做出贡献的工作人员的奖励。而现在,灰尘、碎片、玻璃碴儿随处可见;曾经鲜艳的墙纸支离破碎,墙体更是坑坑洼洼;蒙尘的布娃娃散落在地上,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空。
 
    伊兹马热洛夫拿出随身携带的测量仪一量,连车内的辐射强度都达到了每小时154毫伦琴。
 
    8秒钟,死神的召唤
 
    曾经的切尔诺贝利风景优美,周围的松树和白桦树林生长茂密,森林内布满河流和各种珍禽异兽,城市里人口众多。苏联1973年开始在这里修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于1977年正式激活,投入生产。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多,随着一声震天的巨响,核电站火光四起,烈焰冲天,火柱高达30多米。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核反应堆发生爆炸,其厂房屋顶被炸飞,墙壁坍塌,当场死亡2人。
 
    8吨多强辐射物质混合着炙热的石墨残片和核燃料碎片喷涌而出,释放出的辐射量相当于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辐射量的200多倍。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外泄,使周围环境的放射剂量达到安全指标的2万倍。1700多吨石墨成了熊熊大火的燃料,火灾现场温度高达2000℃以上。救援直升机向4号反应堆投放了5000吨降温和吸收放射性元素的物质,并通过遥控机械为反应堆修筑了厚达几米的绝缘罩。
 
    当天,一些较重的放射性物质就随风向西扩散到了波兰。第三天,放射性尘埃扩散到苏联西部的大片地区,并开始威胁西欧。第四天,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德国受到影响。10天内,放射性尘埃落到了欧洲大部分地区。爆炸最终导致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污染,今天的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受到的核污染最为严重。
 
    核电站附近的居民被紧急疏散。人们在城镇的中央集合,各家只能携带简单的行李和宠物,然后由政府派出车队把他们送往安全的地方。被疏散的人群被统一安排在政府提供的帐篷里居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半径30公里的整个地区都被划为隔离区,士兵们在各家门上加了锁,还贴上封条。人们以为很快就可以回到这世世代代居住的故乡,岂料,这一走就是20多年,甚至是永远。
 
    回归的老人们
 
    64岁的瓦列利·斯鲁克奇是选择回到隔离区生活的人之一,他回忆道:“当年,我和老婆还有两个孩子都认为一定会回来的,所以走的那天我们带的行李并不多。”
 
    1986年4月27日晚,瓦列利仔细关好门窗,锁上门锁,走出院子后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就登上了载着行李和他的邻居们的巴士,巴上将载着他们到70公里以外的小镇去生活。4小时内,普里皮亚季镇的4.7万居民全部撤离。当时,负责撤离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说3天以后就可以回来。现在,这块土地仍然是被封锁的,而他们选择了偷偷回来。他们自己种粮食和养牲畜,自己养活自己。回到故土,心里也安稳很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300人在隔离区内居住,大多数是老人。
 
    人走了,它们来了
 
    在隔离区,伊兹马热洛夫经常听到一个让老人们抱怨的问题。
 
    “他们说隔离区里的野狼太大胆了,野狼会跟着人们进入花园,然后叼走家里养的狗。野猪在隔离区的废墟中大摇大摆穿行。”伊兹马热洛夫说。
 
    20多年来,隔离区内人迹罕至,反倒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老鹰在空中盘旋,山猫、野狼、野猪和野马在隔离区内漫步。没有人类的干涉,动植物们在隔离区内快乐地生活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1998年,17匹蒙古野马找到了这块没有人烟的地带,并且在这里繁殖,现在数目增长到80至90匹。据说,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目前是全世界少数可以让蒙古野马自由生存的乐土之一。麋鹿、狐狸、海狸、水獭、野猪、熊,甚至还有濒临灭绝的乌雕都可以在隔离区里看到。
 
    据切尔诺贝利国际生态学实验室记录,隔离区内目前有超过400个物种的动物,包括280种禽类和50种濒临灭绝动物。而且这些生活在隔离区内的动物并没有发生什么基因突变,这里也不像外界所传说的老鼠长得像猫一样大、普通植物的树叶像荷叶那样大。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介绍,切尔诺贝利的生态环境已经过了几重阶段:第一阶段是爆炸发生的第一年,离核反应堆比较近的树木和动物都死掉了,稍远一点的树木发生了掉叶子或者变色的变化,比如隔离区内著名的红树林。第二阶段是接下来的6年,大自然慢慢在复苏,树木长起来了,动物也来了。第三阶段是从那以后,动植物好像就恢复了正常,但那片红松树林仍然保持了下来。
 
    完全消除污染需800年
 
    如今到切尔诺贝利的游客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群,那就是当年进入隔离区救援的工人和战士,那时他们还都是20来岁的小伙子。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当时的苏联政府先后组织了约60万人进入隔离区进行清理和抢救工作。据当时的报道记载,在核电站废墟上,由于机械设备大量损坏,现场的许多清理工作依靠人工完成。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来自全国各地的部队。救援人员身穿铅制防护服,以每组40秒的工作时间轮流进入现场,清理可能引发再次爆炸的危险品。
 
    事实上,这批人也是遭辐射伤害最为严重的人。
 
    事故初期,苏联政府只是公布核电站发生了火灾,并没有说明发生了核泄漏事故。当地居民通过国外新闻媒体才得知发生了核泄漏事故。
 
    为了掩盖事件的真相,苏联政府仍于5月1日在离切尔诺贝利140公里的基辅市举行了传统的“五一”大游行,5月9日按计划举行了国际自行车比赛活动,该月还派歌唱团到核电站慰问演出。苏联中央政治局也下发了秘密文件,禁止医生作出事故清理者患病原因与核辐射有联系的结论。
 
    直到5月6日,《真理报》才刊登了第一份有关这一事故的详细报道。但这份报道没有说出大火所产生的放射量以及伤亡人数。5月14日,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第一次公开谈到了切尔诺贝利核灾难。
 
    英国媒体最近报道称,在即将出版的一系列报告里,科学家和医生们指出,也许已经有大约50万人因这次事故而死亡,而且至少还有3万人将死于和这次核泄漏事故有直接关系的癌症。
 
    乌克兰国家辐射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尼可莱·奥梅里安内茨说:“在乌克兰,有200万人被官方划为切尔诺贝利事故受害人,他们当中至少有50万人——也许更多——已经死去。研究表明,有34499名从事过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现场清洁的人已经死亡。这些人的癌症死亡率是乌克兰其他人口的3倍。”
 
    据专家估计,完全消除这场浩劫的影响最少需要800年。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