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时政要览 >>市委精神 >>
建港经验书写沧州传奇——写在黄骅综合大港一期工程通航一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9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3605)次
    
 
    沧州建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沧桑巨变,已经走过了30余年的历程,留下了一行行跌宕起伏的履迹和丰厚的创业史料。
    
    抢抓机遇 果断决策 以强烈使命感接力推进
    
    一部黄骅港发展史告诉我们:能不能在探索之中的关键时段捕捉机遇和紧紧把握机遇,并能果断作出符合实际的、符合发展规律的正确决策,是保证一个地区能否尽快改变现状,从柳暗花明而步入辉煌的关键所在。
    
    当改革开放初期,沧州人还在“大运河”边徘徊和观望的时刻,面对前人连想也不敢想的港口问题,面对环渤海各省市纷纷酝酿和促动港口大发展之际,沧州的决策层首先行动起来,从调研入手,走海滨、下山西、跑省进部,终于形成了一个在大口河建港(距今两个3千吨地方码头2公里左右)的可行思路。但是,在当时重重压力之下,能不能、敢不敢拍板是对决策层一次严峻的考验。可以想见,当时的地委、行署一班人,是经过了怎样的横观纵察,又经过了怎样的思想碰撞和灵魂的搏斗,才下定了坚持建港的决心,沧州百代之福祉才从此开启。
    
    当神华集团在黄骅海滨建输煤大港问题上还未下定决心之时,1993年5月,河北省和沧州市作出一项重大部署:动员全省全市人力、物力、财力,不惜一切代价,创造最好的外部依托条件和建港环境,把工程造价压到最低限度,5年内完成一期工程。并决定在1989年所制定的优惠条件的基础上,再实施九项优惠条件。主要有:在省财力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决定自1993年—2000年自筹资金8—10亿元(每年至少1亿元)投入黄骅大港建设,待成立港口股份制公司时,作为入股本金;已建两个3000吨级泊位、堆场和部分岸线,在港口施工期间,无偿提供,作为施工码头和场地;大港建设用地、征地费用一律按综合地价每亩2000元优惠价格计征;划定取土区,由地方政府控制土方价格,确保运至引堤、车场、堆场,每立方米不超过16元(当时市场价格为18元以上)等等。如此的优惠政策集束出台,使神华集团受到强烈促动,坚定了在黄骅建港的决心和信心。
    
    当新区体制刚刚确立,临港区域发展面临重重困难之际,2007年1月29日,沧州市委召开七届二次全会,讨论并作出了《关于动员全市人民全力打造渤海新区的决议》,其中,把综合港区建设作为战略重点,以市委书记郭华提出的“唯旗必夺”的精神建设综合港区,迅即为刚刚起步的渤海新区和步履维艰的港口建设,注入了强大的精神源泉,从而打开了沧州大发展的广阔空间。
    
    当综合港区举步维艰之时,2008年下半年,时任省长的胡春华深入港区调研,旋即,省政府便决定开辟新航道、独立建设多功能综合性大港,从此开创了港口发展的新局面。
       
    回顾推进建港的一些关键节点,决策层都是紧紧把握机遇,一代又一代的领导者对建港这个大局承前启后,锲而不舍,接力推进,体现了思路和政策的连续性,显示了河北省和沧州市众多谋略家、战略家的胸怀和气魄,构筑了建港不竭的核心动力源。
    
    解放思想 理念突破 开拓战略思维新境界
    
    第一次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可谐称为:从打破“禁区论”到勇闯“烂泥滩”。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大地激荡,风雷闪电,新的生机与活力注入了沉寂的沧州。沧州人开始打开自己的眼界。当年,沧州领导为加快沧州的振兴与发展,大胆地提出一个疑问:沧州有海,为什么不能建港?面对长芦盐外运天津港,每年3000万元税收外流的状况,面对山西迫切寻找一个煤炭出海口的渴求,他们心情急迫。在上世纪50年代苏联专家宣称的“大口河一带是建港禁区”论面前,深感压力之大。加之舆论的强音是:沧州海域是一片“烂泥滩”,在这里不能建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建港先驱们决心靠科学说话,用事实说话,解放思想,付诸行动。在诸多有利条件基础上,逐步形成了建港的初期方案,博得了领导班子全体的赞同。由于当时还在一定程度上处于陈旧观念和体制的束缚下,敢于闯建港的“禁区”,敢于开拓思维并承担风险,真正把“烂泥滩”当成创业的大平台,敢于在“烂泥滩”上创奇迹,堪称是观念上的破冰之举,是载入史册的重大突破。
    
    第二次发生在2003年8月,可概称为:从大运河走向渤海湾。当时,时任市长的郭华以博大的胸怀和大开放的气魄,提出了这个质朴而形象的口号。这一口号的实质就是从内陆经济走向海洋经济,从内向经济转向外向经济,这既是沧州历史上最拨动心弦的进军动员令,也是实施沧州大开放的豪迈宣言,由此提出的一系列战略构想更具操做性。其中,最直接的还是瞄准港口,尽快改变功能单一的状况,建设杂货港、建设综合大港。一语风行,深得人心,引起沧州大地强烈共鸣,发挥了凝聚社会各方意志、促进大港建设的强劲作用。
    
    第三次发生在2010年3月,可趣称为:从渤海湾奔往鹿特丹。沧州人又迈开了从渤海湾走向世界的新步伐。正当综合大港如火如荼建设、开工一周年之际,新区有关领导获悉一个重要信息:太原—中卫—银川的货运铁路专线即将开通,这就提示我们:西行至甘肃武威可直接并入新亚欧大陆桥,再穿越中亚、欧洲,终而抵达大西洋东岸荷兰的鹿特丹港!而我们的邯黄铁路已开工建设,一旦通车,便可经石市西至太原,形成新的亚欧大陆桥新通道。黄骅综合大港建成后,即可成为新通道名副其实的桥头堡。由原来单一的港、路观念升至为陆桥、桥头堡的理念,也意味着港路经济观念转化为陆桥经济观念,其战略内涵大大丰富,战略视野更加深远,在经国家权威物流专家审定后,“亚欧大陆桥新通道桥头堡——黄骅综合大港”在中央电视台早间新闻和香港主要媒体隆重推出,赢得国内外刮目相看。
   
    争取支持 凝心聚力 形成多方联动的战略态势
    
    从原来的历任沧州地委、行署到以后的沧州市历任市委、市政府,都把建港作为加快对外开放、振兴沧州、实现跨越发展的核心任务,坚持列入五年发展规划和年度重点工作,并通过切实的步骤和措施去沟通、去呼吁、去宣传、去争取。
    
    一是以官方和正式文件的名义勤于请示报告。仅为建设千吨级与3000吨级码头,沧州行署就以红头文件形式向省政府、省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及省计委请示、报告与函商20余件,涉及建港方案、基础设施、资金等方面的问题;二是地委书记、行署专员,市委书记、市长不遗余力跑省进京,争取更多的当面汇报机会。分管的领导同志更以迫切的心情和务实的精神去做好这件工作。我们从省档案馆看到,1984年5月10日,时任沧州地区建港指挥部第一副指挥长的孙华峰亲笔手写的致叶连松副省长的一封信,当时他极力推荐原国家交通部水运规划设计院港口室吴鹤雄工程师写的《关于河北省正在筹建全省第一个地方海港——沧州大口河港的情况汇报》,力陈有利因素和科学根据,意在消除领导层的疑虑,言之切切,令人感动;三是组织精干的小分队,做好建港顾问、建港权威和各路专家学者的工作,将感情联络与情况交流有机结合,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新进展。
    
    在沧州行动的基础上,省委、省政府在1990年4月以省办公厅的名义下发通知,要求省和沧州有关部门:要通过多种渠道向中央反映在黄骅建港的优越性和可行性;要邀请更多的领导、专家前往黄骅考察。其中,省港口建设领导小组要积极邀请国家计委、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交通部、铁道部等部委的有关领导、司局长,特别是不太了解情况或不同意见的领导同志前往考察,必要时可以省政府的名义发出邀请;要尽可能邀请一些港口、铁路、水利方面的全国知名度高的专家实地考察,使他们在国家比选前对黄骅优越的建港条件有更多的了解,以便通过他们的基础工作,对比选论证的正确决策产生积极影响。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省政府为争取神木煤港选址落在黄骅,先后十多次以正式文件形式向国务院和国家计委、交通部、能源部打报告并发函,陈述理由及条件,要求尽快拍定,尽快上马。
    
    在进入综合大港建设的新形势下,市委、市政府仍以当年的建港精神,保持和省与国家两个层面的热线联系与汇报。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分别到港区考察和现场办公。原省长胡春华、现任省长陈全国都是上任伊始,即到渤海新区和黄骅港,调研并解决一系列重大问题。
    
    据统计,30余年来,从千吨级港到神华煤港,到综合大港,中央和国家级领导、省级领导,人大、政协、各民主党派、社会团体、科研单位、国家院士、专家学者,到黄骅港考察和视察的团队即达600多个。全市(区)则对宣传发动工作紧抓不放,充分利用港口与铁路开工与竣工的契机,召开一系列动员会、表彰会;利用不同类型的会议,利用各类媒体宣传沧州建港的优势条件、发展思路、重大意义,让沧州上下统一思想,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同心协力,形成了各部门支持港口建设、参与港口建设,各方面及广大人民群众为港口发展自觉献计献策和积极贡献力量的生动局面。1993年春,肃宁县一名小学生在知道沧州要建大港的消息后,把自己仅有的5元钱直接捐到建港筹建处,并写信表达自己的心愿,也给我们留下了感人一幕。
    
    发挥各级人大、政协、民主党派建言立论的促进作用
    
    沧州在建港比选和建设过程中,以空前主动的意识坚持充分调动方方面面的积极性。主要领导站位高远,运筹帷幄,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始终以诚挚之心同各级各界多个方面沟通情况,宣传优势,加强联络。
    
    其中,各级人大不负厚望,关注黄骅建港,主动加强对黄骅建港的调研,撰写调研报告并提出建议案,热情邀请和参与接待全国人大、省人大领导同志。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孙起孟、卢嘉锡、王光英、成思危、李铁映……都曾临港区视察。各级政协在谋划建黄骅港的发展大计上,更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建言优势和有力的促进作用。
    
    1985年6月,河北省政协委员、沧州地区建筑设计处高级工程师朱子琛,向省政协五届三次会议递交了一份关于修建沧州大口河港的提案,并建议修建西煤东运第二条通道。1989年春,在全国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上,沧州市的余振中委员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在河北黄骅建设神木煤炭下海港》的提案;刘秉彦、解峰、王树森、都本洁等26位河北的全国政协委员又联名提出《将黄骅港列为神木煤出口、南运港建设的紧急建议》的提案,从国民经济综合布局和地区经济发展的高度,阐述可行性和重要性。1991年春,在全国政协七届四次会议上,王树森、余振中连夜组织刘震华等11名全国政协委员,也起草了一份在黄骅建港的紧急提案。同年5月5日,交通部对这份提案作出了肯定的答复,并向国家计委报送了《神木煤外运通路黄骅港一期工程项目建议书审议意见》。
    
    写到这里,我们不禁忆起两个经典事例:
   
  一是“四老上书”。为了促进国家在黄骅建大港的提早决策,1989年2月,由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统战部等出面,邀请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民主党主席卢嘉锡率40多位专家到黄骅港址视察。认真听取情况后,当天晚上,卢嘉锡、杨烈宇、翦天聪、马新云四位老同志在沧州地区招待处撰写了《在黄骅港建设第二条运煤大通道出海口的建议》,上报国务院,详述科学依据,明确表示:“经我们和考察咨询组同志研究,都认为选黄骅港为宜。”这在当时谓之“四老上书”,传为美谈。并作为提案上报全国政协,争取在党的十四大会议上提出(党的十四大报告正式把建设黄骅大港列为跨世纪四大工程之一),由国务院批准立项。本提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提案。
    
    二是“费老绘蓝图”。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先生,曾9次踏上渤海湾畔这片热土。一是和钱伟长同志共同主编了《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沧州篇》,对沧州的发展,对黄骅港及通道的建设,进行战略研究并提出殷切希望。二是尽心尽智支持黄骅港和通道建设。1990年11月3日,费老刚刚度过自己的80华诞,就以急切的心情到黄骅海滨调研。面对浩瀚的渤海,他展开了缜密而理性的战略思维,勾画出一幅壮丽的蓝图:从神木煤田到黄骅修建一条铁路大通道,并在黄骅修建下水港,它必将带动一个以黄骅为中心、以神黄铁路为轴线的新兴工业廊,这对河北、华北经济的发展将起到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费老连夜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起草了一份“紧急报告”……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黄骅港建港终成定局。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为加快推进杂货港、综合港的早日上马,沧州市四大班子和衷共济,以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毅力,大力推进综合大港建设。市政协进一步发挥委员建言献策优势,大力组织和呼吁。我们查阅1989-2009年共20年的档案,涉及港口及新区建设的重点提案、重点大会发言就达18件。其中,原市政协副主席武金琢2004年在河北省政协九届二次会议上作了《关于举全省之力加快建设黄骅大港的建议》的大会发言,2006年在河北省九届四次会议上提交提案《应把建设黄骅综合大港纳入河北省发展战略》。笔者作为沧州市第八届政协委员,连同沧州市第八届政协常委、第九届政协委员郑增强,为推进杂货港、综合港建设连续数年作大会重点发言并提交提案,亦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民建沧州市委、民盟沧州市委领导、众多专家、学者,都建言献策,给予了可贵的智力和舆论支持。
    
    尊重科学 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
    
    研究建港历史,我们会发现,从河口港区的筹建,到煤炭港区建设、到综合港区崛起,每一个阶段,都有一批国家院士、专家学者参与其中,黄骅海域留下了他们辛勤耕耘的身影。像石衡、贾建新、窦国仁、许景新、董凤舞等12名专家1985年就被沧州聘为建港顾问。是沧州人的远见卓识、朴实诚恳感染和吸引着他们,其中更有一些院士、专家成为大港建设长期的顾问,成为沧州人的挚友。
    
    为建河口港,水利、航运、建港等各路专家云集渤海之滨,质疑前苏联专家和国内部分专家早已形成的定论:黄河泥沙每年大约有12亿立方米进入渤海,影响大口河,影响建港。在质疑中,众多专家乘船出海,跋涉海滩,取样,观测,研究,终于一扫“建港禁区”的阴霾。交通部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景新,对探讨黄河泥沙影响问题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并进行了先导性实验,带头挑战“禁区论”。为建大煤港,建港专家贾建新为研究泥沙问题,吃住在渤海滩边,曾连续3个春节没有回家。1987年6至7月,正当盛夏时节,黄骅港聘请建港指挥部专家顾问,12名成员全部到港,又有省政府和沧州地区行署发出函文,港务局具体组织邀请了交通部水规院、河北省水规院、国家海洋局青岛一所、水利部黄河委员会、天津大学河口海岸研究所等28家具有权威的科研、规划设计、施工单位,专家学者和工程技术人员248名,在涉及建港的海域组织了一次大规模勘测,天上租用2颗卫星进行遥感微片拍摄,海上租用近百艘船舶,利用最先进的沉积速率设备、静水触探等,海上每隔4米一取样,有效测量面积148平方公里,海上控制面积880平方公里,提出上万个科学依据,拟定48个科研课题,创造了中国建港史上、水利工程史上面积最大、节点最多,参加人员最多、观测项目最多、运用科技手段最先进的一次勘测,最终证明了在黄骅港建设深水码头不受黄河泥沙影响等一系列问题的可行性。
    
    渤海新区为加快综合港区建设,共聘请国内著名的8名专家作为港口建设顾问,便于科学谋划,并为港口规划、建设方案进行技术把关。继续深入进行物模和数模试验,为重大决策提供坚实的佐证。市政府和新区管委会先后召开10多次内部专家审查会、论证会,外部专家审查会、论证会,以十分慎重的态度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充分运用和发挥交通部规划研究院、中交航运、水规院及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院等科研单位的科研力量,使规划方案、施工方案、推进举措不断优化;在建设管理上,注重现代项目管理理论的运用;在综合港区的施工中,工程总承包单位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注重创新工艺,比如改水冲桩为锤击桩,采用高性能大型打桩设备,改进了沉桩工艺,功效提高一倍等等。
    
  创新完善体制、机制 适应港口建设与发展需要
    
    建设港口,尤其建设大港口,加强组织领导的确是关键。但这个关键,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建港的组织机构和相关的体制机制上。我们基本上是机构为项目服务,根据建港发展情况,设立相应的组织机构。
    
    在河口港筹建和建设管理上,以建港领导小组、建港办公室、建港指挥部等机构形式先行,抽调精干力量,赋予其责任、权利,使之运行有力。1986年9月,千吨级码头建成后,为适应建设和运营发展需要,成立了沧州地区黄骅港务局,在内设机构的配置上,完全服从建港、管港之需要。1992年10月,沧州行署与中国华能精煤公司(后为神华集团)结合,成立了黄骅大港筹建处。历史已经证明,无论是先期的筹建组织还是后设的港务局,在论证和建设河口港及煤炭大港中,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港务局更是在大港比选和建设中,发挥了自己独特的作用,创建了突出业绩。
    
    为推进大港口建设、推进临港产业和建设沿海城市,原地委、行署于1992年7月初,决定成立黄骅港开发区,设立党工委和管委会,决定将黄骅市新村乡,即涉及建港的30平方公里区域划归开发区管理。开发区运行10多年时间,在争取大港立项、开工,港口用地、用工,直接参与建设上,在后勤服务上,在协调利益关系、做好群众工作上,都是全力支持、配合神华港务公司,特别是在前期的水、电、路、讯上,千方百计,早上快上,为建港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条件。
    
    2005年,市委、市政府决定成立黄骅综合大港建设指挥部。继而,成立临港经济协调发展委员会,与原开发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一方面是整合临港区域资源要素,加强协调管理,一方面以推进综合港区建设为主攻方向,加快产业聚集,规划建设滨海城市。协调委成立伊始,即成立综合港区建设领导小组,以空前力度,加快建深水港的进展和临港产业、城市的规划,并拉开了综合港区包括南疏港路建设的序幕。
    
    2007年初,省委、省政府批准设立副地级的渤海新区,并于7月20日正式挂牌。尔后实施“一市三园”即黄骅市和中捷产业园区、南大港产业园区、化工产业园区合为一体的管理体制。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下设“一室五局”,机构精简,运转灵活,紧紧抓住港口、产业、新城三大主体战略联动发展,特别是突出抓好建设综合大港,进行重点突破,充分体现了新体制的活力和优势。在省领导的支持下,决定引入秦港集团(现为河北港务集团),多元投资合作开发建设综合大港,才保证了如期通航,保证了四大主导产业强势发展,保证了新城建设拉开框架,各项进展成效喜人。在此基础上,新区目前正根据发展需要,加快落实“地主港”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切实保证综合大港通航后的提升、完善和拓展工作,保证第二期工程的顺利展开。
    
  弘扬“黄骅港精神” 打造“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队伍的建设和精神的铸就,贯穿于建港的整个过程,亦成为我们艰苦创业、建功立业的一条闪光的工作主线。
   
    从1979年11月建立沧州地区建港领导小组,到1982年改建沧州地区建港办公室,都是精选人员,精干机构,为建港队伍的建设奠定了基础。是年7月,孙华峰同志率一支10数人的小分队在海边的新村驻扎下来,住民房、搭工棚、耐潮湿寒冷、蚊虫叮咬,饮苦咸之水,踏荒野泥滩,在艰苦的条件下展开建港的一系列前期工作。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种对建大港振兴沧州为后代造福的崇高理想和信念,使小分队格外团结、坚强、乐观。之后队伍扩展,不久成立港务局,一种以创业为荣的工作氛围愈来愈浓厚。总结一下,当时一靠事业吸引,二靠精神支撑,三靠政治激励,稳定了建港的骨干力量。在建港过程中,更是发挥了政治和业务诸方面的素质优势,在纷纭复杂的局面下,能够纵横捭阖,驾驭局面,破解难题,变被动为主动,受到中央和省领导同志的一致肯定和赞扬,也受到了专家的普遍赞誉,其中,3位干部获省长特别奖,10多名工作人员立功受奖,同时建港一线队伍也在不断地成长壮大。
    
    黄骅港开发区成立以后,以支港建港为己任,致力于“内强素质,外树形象”,致力于打造一支能干事、肯干事、干成事,奋不顾身干事业的干部和职工队伍,连年被评为市级精神文明建设单位、党建先进单位。临港协调委成立后,一方面推进综合港区和各项建设,一方面在队伍建设上进行机关作风的整顿,并以很大的气魄开展了协调范围内各县市区管理层的“大培训”活动。每两周一次的“大讲堂”以港口、开发区、区域经济、招商引资为主题,聘请国务院研究中心、高等院校、著名国家级开发区的一些专家、教授、资深人士前来港口授课,收到了理想的效果,促进了队伍整体水平的提高。
    
    在新的形势下,渤海新区承担起建设综合大港和加快产业及新城建设的艰巨任务,从沧州市委、市政府到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把队伍建设作为各项建设的中心工作,而且提出了队伍建设中衡量干部的两条标准,一是能干事,能干成事;二是言行一致,维护团结。渤海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更是提出了“不干则已,干则一流”的高标准新要求,与党风廉政建设、制度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有机结合,并突出搞好文化立区和文化建设。一抓干部队伍,二抓一线施工队伍。在干部队伍建设上亦采取了“周末大讲堂”的形式,和招商引资、和提高服务水平与能力、和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相结合,使队伍素质进一步提升。对一线施工队伍,则通过严格的管理、有效的激励,多方面的学习培训,通过任务和目标的考核去锤炼。涌现出了数支像中国交通建设集团那样善于攻坚、敢打硬仗、“宁让汗水漂起船,不让工期拖一天”的突击队和先锋队,为“黄骅港速度”作出了突出贡献。
    
    从发展大局着眼,新区始终把继承、弘扬新区精神,培育、升华新区精神作为队伍建设的百年大计,把当年的建港精神和新时期的进取精神相融合,凝聚成为“科学谋划、勇于开拓、追求卓越、争创一流、团结拼搏、无私奉献”的“黄骅港精神”,使队伍建设广受其精神的沐浴并继续得以升华,使“新区人”不断焕发新的光彩。
    
    讲求策略艺术 贯穿争港、建港全过程
    
    毛泽东同志有一句名言:“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沧州人深谙其中之道,并在各个阶段多个方面运用得妥善而娴熟。比如建港前期工程,水、电、路、讯都是不惜代价,提早进行。为打通港口交通,在省政府支持下修建石港汽车专用公路;随后促成上石港高速。比如上沧东电厂,不但借助港口之煤,提升电力供应水平,还能为港区提供一定量的淡化海水。比如注重与高层的汇报与沟通,主动创造条件,先后促成了向中央领导汇报情况,积极争取中央领导到港区考察和参加奠基;和国家计委、交通部、能源部等领导更是保持密切的工作联系。交通部当年有9位正副部长,先后有8位考察过黄骅港。当时,地委、行署的主要领导以强烈的策略意识,经过数次沟通,最后一位女部长也应邀前来,最终被建港的优势条件和沧州人的精神所折服,并表示了积极的态度。
    
    在推进综合港区建设中,临港协调委首先把打通南疏港路作为切入点,是一种带有“制动”意义的策略;渤海新区成立后主动与神华港务公司洽谈,在一种主动姿态受阻的情况下,决定开辟第二航道并且借助神华北防波堤,收到了大手笔且顺理成章的效果。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实施和秦皇岛港务集团合作的策略,以解决资金和技力术量等严重不足的问题,可谓明智之举;在争得一年多时间即通航的情况下,及时调整方略,提出了“地主港”的模式,把主动性和机动性结合的尽善尽美……
    
    总之,从领导层到工作人员,面对波澜壮阔的开发场景,面对建港过程中的复杂局面和风波激荡,还有许许多多运用策略艺术的精彩华章,留下了一串串传奇的故事,从中折射出的仍是沧州人质朴中的智慧,进取中的敏锐,化繁为简、化难为易、日臻成熟的应变能力。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