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全景狮城 >>特色沧州 >>
沧州的眼睛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9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3434)次
 
    谈起红枣,田间地头的老农会兴致勃勃地给你讲纪晓岚的故事。万岁爷贡枣赐群臣,问纪晓岚:“味道怎样?吃了多少?”纪晓岚答道:“枣子味道太鲜美,加上又来自臣的家乡,忘记了吐核儿,记不清吃了多少。”万岁爷龙颜大悦,当即奖赏纪晓岚,减免沧州的税赋。
 
    五月端阳,江南米粽随龙舟竞渡,香遍九州。但较之沧州枣粽,无论是香还是色,均要逊色几分。米粽,以米、肉为主料,竹叶裹之;枣粽,以枣、粮为主料,数层甚至十几层苇叶细扎。农历四月十八,马本斋故乡的人们,纷纷揭开热气腾腾的大锅,捧出香甜四溢的枣粽,走亲串友,馈赠乡邻。也难怪,一向将事情做得缜密精细的江南人,独有这一点疏忽了;而素来粗犷的沧州人,却把枣粽做得如此细腻,精致。也许就是这枣粽招来了江南的蜜蜂:初夏的某一清晨,天降地冒般,整整齐齐的蜂箱一下子排满了翠色欲滴的枣林。枣花无香而甜,即使在夜间养蜂人也能摸得准枣林方位。浅绿淡黄大不过米粒的枣花,酿出的蜜汁竟然重若泥土的红色,莫非它浓缩了大地的精血。
 
    传说汉朝以前,红枣的质地很差,皮厚、肉硬、味涩。因为一个王的到来,红枣奇迹般地变成了今天的成色。这个王的名字叫刘德,献王。“献”,是他的谥号,意为“聪明睿智”。刘德是孝景帝十四子之一,孝武帝和中山靖王刘胜的同父异母兄弟。他看破了王权的倾轧、奢靡的生活,毅然选择了远离王宫的河间,选择了这片生长着红枣的土地。他修学好古,整理诗说经传,温仁恭让,惠于鳏寡,把诗和文、德和智种在了这片贫瘠的土壤,红枣的血脉里由此增加了生命的韧力和生存的智慧。千年来,红枣也就带着这个生命之约,登得雅室,却从不清高;来自乡土,却从不自卑。远涉重洋带走沧州人的坚毅,走上乡村的土炕传达着最朴素的祝福。它以自己最独特的风采,走过冬,走过夏。
 
    “旱枣淹梨”。枣树是不喜欢过分的润泽的。乌黑皴裂的干,虬曲坚硬的枝,千年贫瘠和干旱中,练就了一身铁硬的骨骼;根无声地带着难以察觉的倔强扎向最深处。伏天干旱的日子,其他草木庄稼在一阵阵干渴的呼喊后纷纷沉寂、颓萎了,唯有枣树,永恒安静温和地站立着。农历七月十五,枣红圈儿后,最忌讳最烦恼的就是连绵阴雨——不!哪怕是收获的枣也不喜欢——温和的红枣,喜欢在金秋的太阳下平静如诗地去思考昨天或者是明天,或者什么都不想,就是不愿意滥情的雨水搅扰自己。一旦雨水固执地下起来没完没了,红枣会像星星一样一颗,两颗,三颗……陨落,它用这种决绝的无声的语言,祭奠历史,警示造化:我需要的是用心的关怀和真情的抚摸。这是造化缺陷不符合时代的潮流?还是在历经沧桑后应该坚持的亘古的自我?
 
    一位业余摄影爱好者拍摄的一幅名为“枣王”的作品,在全国获奖了。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端详着印在挂历上的“枣王”道破天机:“其实,枣王的长相儿就是它千千万万儿女的模样儿。”中央电视台在枣林举办群众联欢,毕福剑主持。天作棚,地为台,万里枣林是背景。不经过导演,不经过雕琢,没有经过训练的群众演员,说啊,唱啊……一堂最平淡无奇的小学作文课上,老师引导学生用最美的语言描绘枣,用最美的比喻,表达对枣的感情。“翠绿如碧玉”“红透似玛瑙”“成串像珍珠”……班长却固执地坚持倒着比:“碧玉如翠枣,玛瑙像红枣,珍珠像串串……”坐在角落里一语不发的瘦弱女孩一语惊人:枣什么都不是,它就是一双双的眼睛。
 
    童言童真,精辟之至!这是沧州人独有的眼睛。这双眼睛望着我们,从千年前到今天,直至未来的久远。这双眼睛告诉我们,历史的沧桑,人生的智慧,淡定、本色、坚韧、真挚。
 
    灿烂的阳光下,掰开一枚红枣,柔韧透明如阳光的金丝,现于眼前,醉于心底,飘向久远,与运河那远古号子的苍劲,渤海那浩瀚帆影的执着,融为一气,难分此彼。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