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吴桥杂技大世界“八大怪”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18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4087)次
 
第一怪:王宝合--俩手三球跟鬼赛
   
  王宝合5岁学艺,7岁登台,擅长表演:三仙归洞、口中吃针引线、软功缩骨,人送绰号“快手王”,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在杂技大世界景区中有一个典型的杂技小院,小院面积不大,自然幽静,这就是“鬼手居”。两个瓷花碗、三个小红布包,一张铺着毯子的平台。一位老人已年过六旬,坐在小屋的前面,有点仙风道骨之感,他的右边摆着一张桌子,一杯清茶放在上面。
 
  这是吴桥的传统节目“三仙归洞”,表演者是吴桥杂技大世界“江湖八大怪”之首的老艺术家王宝合。王宝合已年过六旬,他3岁丧母、6岁跟着父亲王福春(著名老艺人,五十年代曾任吴桥县群艺联合会主任)早年在北京天桥卖艺。五十多个艺术春秋不但使王宝合学会了一套杂技绝活,还练就了超人的表演功力。表演“三仙归洞”,不同于大台节目,它与观众近在咫尺,且由观众参与进来,重在“卖口儿”(即语言表达),难在“救戏”(即收回无意或故意露出的马脚)。它要求表演者手法运用灵活,头脑反应迅速,语言表达机智。节目看似小戏法,实则真功夫。但这对王宝合来说似乎驾轻就熟,可谓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2002年他应邀到香港演出,被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誉为“鬼手”。
 
  王宝合是位多面手,他的缩骨功夫也非同寻常,节目《穿小袄》是他的保留节目,《口中穿针引线》更是令人叫绝称奇,但他最偏爱的还是“三仙归洞”,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王宝合带着他心爱的“三仙归洞”,走过了很多地方,1951年,他随父亲赴朝鲜战场进行慰问演出;1953年,去革命圣地延安慰问演出;1955年,成立“杂技二十团”,赴云、贵、川、桂演出……回忆当年场景,王宝合至今记忆犹新,心潮难平。在去往拉萨的途中,当地藏民和哨卡军人看到是来自杂技之乡的艺人们,常常手拉手挡成人墙,不让前行,渴求演员为他们表演。在一些藏族村落,虔诚的藏民看了他们表演的魔术后欣喜若狂,对演员们敬若神明,纷纷向演员们敬献哈达,还要求演员为他们摸顶“赐福”。
 
  王宝合就是这样带着“三仙归洞”走过了几十年,也走遍了大江南北,但他对吴桥杂技的爱始终如一,如今也多了更多的期望,希望吴桥杂技走向世界,希望吴桥杂技旅游能日渐兴旺,希望老祖宗留下的绝技后继有人,“祖辈留下的传统艺术不能失传,我要一直把它传下去。”现在有不少年轻人想拜王宝合为师,王宝合目前还在认真挑选适合的传人。
第二怪:高福州——白肚皮上切青菜
 
    小铜锣圆悠悠,学套把戏江湖走。

   南京收了南京去,北京收了北京游。

   南北二京都不收,洮河两岸度春秋。

   财主种有千顷地,老子玩耍不侍候。”

   当你走进吴桥大世界江湖文化城,你能够亲耳听到江湖八大怪之一“小钢炮”高福州在表演开场时拿着个破啰为你卖口。他以滑稽的表演形式,来表达杂技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
 
   小钢炮高福州肚皮上切青菜,刀起刀落,菜叶横飞,肚皮却毫发无伤。他一身硬功夫,只见他运气——下蹲——扭胯——举掌,手切红砖,掌劈顽石,砖石横飞,视若等闲,间或加一些幽默逗趣的语言动作,让人看得亦惊亦喜,成为大世界第二大怪。老人自幼练铁砂掌,18岁那年曾在一小时内,把三百块砖劈成碎块,如今,人老了,但雄风依在,快乐依在,豁达依在。当天他表演的是肚皮切白菜和脖子卷钢筋。
 
  擅长表演:头顶开瓶、肚皮切白菜、单掌劈砖等节目,人送绰号:“小钢炮”。
第三怪:李印怀——眼里扎出骨针来
 
  一个露天的场地,一个沧桑的老艺人,拿着两个骨针,从鼻孔而入,然后从两眼而出,此情此景,我似乎看到了那个艰难的年代,而今,我只能说,这也许是“特异功能”吧。
 
  在天桥把式演艺场,记者见识了这辈子都闻所未闻的惊险把戏。刚才在一旁敲锣的老人,在节目间歇时突然跑上台来插科打诨。大家开玩笑让他来一手,他见推辞不掉,就只得“逼上梁山”。
 
   他随手从桌上拿起一个铁蛋子,说要吞下去。大家鼓起眼睛,生怕老人家一时负气出意外。他将铁蛋子放入口中,只见铁蛋将他的嘴撑得老大,吞了几次都没有下去。大家正说算了时,老人一仰脖子,“嗝儿!”滚下去了。
 
   老人表情十分痛苦,蹲下,想把铁蛋吐出来。随着一声低吼,铁蛋子“咚”地一声滚到地面,记者报以热烈的掌声。老人在同时吞吐完2个铁蛋子后问,要不要同时吞3个?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不要”。
 
   老人感动,说要表演一个绝活给大家看,报答大家的厚爱。他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两根约2寸长的骨针,将他们送入鼻孔,然后用纸将鼻孔塞住。当他用手在自己脸部揉了几圈后,骨针居然从眼睛里冒出来一厘米!大家一片惊呼!都说快点弄出来,不难为老人家了。老人随后又从鼻子里将骨针给取了出来。
 
   真相大白后,记者们才知道老人家原来是8岁学徒,15岁就登台的民间绝技大家李印怀老人。他擅长表演:吞铁球、吞宝剑、二龙吐须等节目,人送绰号“皮包骨”。
第四怪:何书森——鼻奏唢呐震中外
 
   何树森——鼻奏唢呐吹破天,是杂技大世界“江湖八大怪”中的“第四怪”。刚刚30出头的何树森,按年龄排在艺行里应该是个小字辈。可按功夫论,“吹破天”的美誉早已声名远扬。这是他执著苦练的结果,他也为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唢呐是一种比较“吃功”的乐器,何树森10岁起师从父亲学艺。年少的他没黑没白地练,晚上一觉醒来不管半夜几点,抓起床头的唢呐就吹起来。冰天雪地里,十多岁的孩子一吹就是几个钟头,漫天飞雪扑簌而下,十指却在唢呐上灵活地弹跳。
 
    15岁起,他开始练习鼻奏唢呐。按常理,普通人用手摁住鼻子用力发气,都会感到头涨耳鸣,要奏响唢呐谈何容易?两年后,何树森将聚敛丹田之气的功力提升到一定程度,鼻子上的唢呐才在不经意间发出了短暂刺耳的一声,虽不成调,却足以让他激动不已,可还没来得及享受喜悦,他猛然跌倒在地,足足躺了半天才醒过来。
 
    不服输的何树森不断向着高难度挑战,他试着利用人七窍相通的原理,开始练习吃香烟鼻奏唢呐。每抽四支烟,还要把烟头放在嘴里,才足以使烟气能从鼻孔吹奏的唢呐里冒出烟气来,又难免被熏得泪水涟涟,这种超出身体极限的磨炼,何树森一次次坚持下来。有一次,他一口气练了四次,竟被烟熏醉了,他躺了四天四夜才缓过来,母亲因此被吓得病倒。有趣的是,何树森除演出外从不吸烟。
 
    他还把唢呐表演和杂技技巧巧妙结合起来。他创新了倒立唢呐,还可以在吹奏的同时,鼻梁或额头上再平衡其他物品,甚至顶着一暖瓶热水照吹不误。当然每台戏的压轴戏都是他的“鼻奏唢呐”、“吃香烟鼻奏唢呐”。每当一缕缕烟气从唢呐管中徐徐而出时,台下都是掌声四起,喝彩声不断。
 
 
第五怪:魏春华——千斤大缸蹬得快
 
  “吴桥女儿真厉害,千斤大缸蹬得快,嫁个郎君不如意,一脚踢出大门外”。这是吴桥当地一句流行语,真是一语道破了吴桥女儿蹬缸的高超技艺。
 
  一个娇小的少女仰面躺在一张长条凳上然后由四个壮汉将一口180公斤的大缸抬放在少女的双脚掌上,四个壮汉离开,少女开始表演。她运用灵巧的双脚“翻滚”大缸,正转、反转、侧转、竖转,大缸在少女脚掌上旋转如水。少女绝妙的蹬技表演使观众目瞪口呆,刹时间观众场上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导游小组说,蹬大缸的少女叫魏春华,她的蹬大缸表演已被收进世界吉尼斯大全。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魏春华说:“我可以蹬一千多斤呢!”
第六怪:郭树桐——老鼠提水碾荞麦
 
  郭书桐跟从著名驯化大师张凤楼,深得大师真传,绝技惊人。他先后到北京、南京等地演出,人送绰号“老鼠郭”。
 
  郭树桐的“训白鼠”是吴桥大世界江湖文化城的开场戏,在郭大师幽默语言的引导下,小白鼠的旅游故事开始。白鼠四五只,附会民间故事如刘全进瓜、李三娘坠井、洞房花烛等,演得精彩,说得漂亮,常常逗得游客捧腹大笑,撰联曰:爬上爬下一群鼠辈有悲有欢百态人生。郭大师讲得头头是道,观众听得、看得津津有味
第七怪:李亮——刀山爬到云霄外
 
  李亮出身于杂技世家,15岁登台,擅长表演“上刀山”等节目,人送绰号“怪腿李”。

  李印怀与李亮是父子俩,李亮在表演这个节目时,父亲在下擂鼓助阵,并从语言上密切配合,不时还咛嘱几句。李亮的这个节目很危险,在刀山上,还要做很多高难动作,让下面观者也不禁要为其捏一把汗。
第八怪:廖鹏——双手书法唱梅派
 
  最能体现江湖文化城中“文化”二字的,是一个叫廖鹏的男孩子,今年18岁,生得十分秀气,长得象个小姑娘。据说他能唱五个剧种的戏,当时唱得是一出新戏,奇就奇在他一口京腔洋韵的同时,还能用双手同时挥毫泼墨写就一副洋洋洒洒的书法作品。他还有拿手的画竹表演,看他年龄虽小一招一式却颇有大家风范,走台步,亮相一招一式,加上意味悠长的二胡声十分令人陶醉,令人无限感慨加佩服。
 
  廖鹏6岁登台,擅长双手书画,演唱的评剧:“人面桃花”、河北梆子“钟馗”和梅派京剧令人叫绝,人送绰号“六岁红”。更令人惊奇的是:两手会写梅花篆字,字体洒脱自如,正如其本人。而那一挥而就,更让人钦佩。
 
  廖鹏,1989年出生于梨园世家,由于受祖父熏陶,从小爱好吹拉弹唱、书画,六岁登台献艺誉为“六岁红”。双手挥笔左右齐写,为吴桥杂技大世界八大怪之一绝。
 
  2001年参加“法国蒙彼利埃艺术家之春”艺术节。2004年《中华书画宝典》征稿活动中《冬雪》作品荣获银奖。2005年4月25日被邀请到北京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将军、书画名家大型笔会,一幅《墨竹图》受到将军及书画名家称赞并入其书。2005年7月20日应邀去大连参加“纪念徐悲鸿大师诞辰110周年中国110位著名书画家盛大笔会”并和100多位著名书画家同场书画,作品为《荷花》、《鹏程万里》、《耄耋长寿》。
 
 
 
 
                  来源:沧州日报社新闻网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