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有朋自非洲来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5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3721)次
 
    在吴桥的生活很开心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吴桥杂技学校的训练大厅里,来自非洲的学员们正训练得热火朝天。打倒立的、练棒槌的、抖空竹的、做技巧的……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这些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老外”以特别的方式演绎着吴桥杂技的神奇。通过翻译,记者和本就能操“半生不熟”中文的他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几个小时的时间,记者走近了他们,感受了这些非洲留学生的学习与生活。
    
    “这里是杂技的根”
    
    “我喜欢中国,喜欢吴桥。这里,是杂技的根。”跟随6名苏丹小学员来中国的苏丹教练阿里,算得上半个中国通。他用汉语表达着对杂技、对吴桥的喜爱。
    
    51岁的阿里已是第三次来中国,上世纪70年代,就曾在武汉学习杂技表演。后来,阿里开始从事教练工作。这次,他带领6名苏丹学员来到吴桥。其中,最小的阿密尔只有6岁,最大也不过10岁。
    
    “腿伸直,胳膊用力,坚持住!”阿里正指导学员们练习倒立。或纠正动作,或言辞鼓励,一点都不含糊。一个小男孩实在坚持不住,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个孩子练得特别认真,他叫巴希克,父亲是苏丹杂技团的团长。”阿里指着一个男孩说。“我要做得比爸爸还好!”巴希克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声音不大,却信心满满。
    
    吴桥杂技学校的老师介绍说,因为这几个苏丹孩子年龄太小,所以专门给他们配了本国教练。老师把动作要领告诉阿里,阿里再指导孩子,这样可以收到更好的学习效果。
    
    想家怎么办?阿里的脸上流露出心疼的表情。“阿密尔打电话时就会哭着喊妈妈,不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孩子都这么小,第一次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肯定会想家的,但他们很坚强。”阿里说,苏丹人都喜欢杂技,和吴桥的合作非常好,加深了中苏两国人民的友谊。有机会他要好好在中国转转,更好地感受这里的文化。
    
    “兰州拉面,好吃”
    
    在排练厅一角,三名埃及留学生正在练习倒立,其中穆罕默德和阿罕默德是亲兄弟,弟弟31岁,哥哥32岁。通过翻译,他们告诉记者:“很享受这里的生活,厨师每天为我们做家乡菜,我们也喜欢中国菜,偶尔出去吃,最爱吃兰州拉面。”高大帅气而且快人快语的弟弟阿罕默德说着伸出了舌头,做嘴馋状。
    
    穆罕默德和阿罕默德都是埃及国家马戏团的专业演员,他们一家兄弟四个都是杂技演员呢。由于专业出色,兄弟俩同时被马戏团选中,来吴桥进行为期一年的深造。对于吴桥杂技学校,兄弟俩交口称赞,说这里比自己国家要先进、规范。“我们俩商量着,一年以后接着在这自费学习。”穆罕默德用手势和英文表达着愿望。但对于这里的气候,他们还不能适应,尤其是冬天,“太冷了”。这是他们对中国北方寒冷天气的一致感受。
    
    闲暇时,兄弟俩会选择和伙伴们看电视、健身、或者去德州购物,但最钟情的还是打乒乓球。在埃及时,阿罕默德就很喜欢乒乓球。“我还是左手选手呢。”伸出左手,阿罕默德利落得比划了几下,自豪地笑了。
    
    “我46岁,是老大”
    
    软软的钢丝吊在空中,耐比尔骑着独轮车,在上面来来回回地练习着。可别小看这个耐比尔,他不仅是埃及国家马戏团的“重要人物”,在这批来吴桥的非洲留学生中,他的年龄和资历也是最老的,可以称得上是他们中间的“老大”。
    
    “老大”今年已经46岁了,可是身手矫健,训练刻苦,完全看不出是年近50的人。整个采访过程,耐比尔都是在钢丝上完成的。“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训练时间。”边踩着独轮车在钢丝上走,边和记者聊着天,这位“老大”的绝活儿还真是让人看得张大嘴巴。耐比尔说,以前在埃及的时候,他就看过其他马戏团骑车走钢丝的表演,很羡慕人家。没想到吴桥也有同样的训练项目,这让他很是惊喜。今年的8月,吴桥杂技学校将会组织留学生们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届时耐比尔会给观众上演“重头戏”,难怪“老大”想把钢丝走稳的心情如此迫切呢。
    
    “中非文化交流的使者
    
    从2002年至今,吴桥杂技学校已连续8年为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委内瑞拉、美国、韩国等国家培训了200多名杂技学员。他们被中国前外交部部长唐家璇称为“中非文化交流的小使者”。现在在吴桥杂技学校学习的非洲留学生已是第9批,共33名,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埃及、毛里求斯 、苏丹等国家。他们中年龄最大的46岁,最小的只有6岁。人数、年龄、国家数量均为历届之最。
    
    在“中非合作论坛”上,经常出现非洲留学生的身影。2003年12月,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埃塞俄比亚“中非合作论坛”会议期间,首届坦桑尼亚的杂技学员们,为非洲40多个国家的元首做了精彩的杂技表演。
    
    文化部曾评价说,对非洲杂技学员的培训工作是“我国政府在文化领域培训人才效果最好、影响最大的项目”。学员里有十几人回国后成为杂技明星,在本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还有的在非洲、欧洲各大剧场巡回演出,还有的甚至回国后办起了杂技培训班,各显其能。
    
    除了学到了拿手绝活儿,来吴桥杂技学校的非洲孩子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待他们如亲生父母一样的老师们。所以,很多非洲孩子离开学校时都是眼泪汪汪的。他们说,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中国、在吴桥还有他们的“中国爸爸、中国妈妈”。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