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笨鸟”先飞早入“林”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5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280)次
 
    “这个苗晓兰怎么又来了?”说这话的是准备参加国际武术比赛女子戳脚项目的参赛者,她们来自世界各地,是戳脚项目奖牌的重量级人物,看到苗晓兰出现在赛场上,她们还是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
    
   也难怪,自从2003年起,只要有苗晓兰参加的戳脚比赛,金牌就从未旁落,仅国际比赛上的金牌她就拿了5块,以至于每逢有大型比赛前,苗晓兰就会接到来自对手的“是否决定参加比赛”的询问电话,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对方就会兴奋起来,似乎看到了可以争夺金牌的希望。
    
    今年50岁的苗晓兰,是肃宁县戳脚武术学校校长,中国武术六段,戳脚拳第六代传人。2007年,在“水浒杯”第六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比赛中获器械、拳术两项第一;在第三届世界武术节上获器械、拳术总冠军;2009年在全国武术之乡比赛中获两项总冠军……家里的奖牌数不胜数。
    
    戳脚功夫如此了得的苗晓兰,却是个习武和练习戳脚的“后来者”,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凭借的是她对武术的痴迷与勤奋。
    
    9岁才开始习武的苗晓兰,在小朋友中明显属于“大龄”了。苗晓兰家里并没有习武之人,但从记事起她就对武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之后有个小伙伴被昆明某武校选中练拳,更坚定了她要练武的信念。她在乡医院附近拜师习武,由于“出道”较晚,老师怕她底子太薄坚持不下来,但苗晓兰身体柔韧性好,又非常肯吃苦,不久便练得有模有样了。
    
    16岁时,苗晓兰考上了沧州体校。看着周围比自己小了五六岁的弟弟妹妹,苗晓兰知道自己要加倍努力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
    
    两年后,苗晓兰报考了北京体育大学和河北师范大学,并均获得武术成绩的第一名,但文化课的一分之差,却让她与大学失之交臂。“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家里的条件不允许我复读。”在等待分配的日子里,苗晓兰一边帮家里干活,一边学习各种手艺,甚至还学会了织地毯。但是,在她心底始终有着浓浓的武术情结,练武仍是她每天的“必修课”。
    
    机会之门总会向有心人敞开。1991年县体委举办武术培训班,招聘教师。苗晓兰闻讯后兴奋不已,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报名参加应聘。当上了老师的苗晓兰到了武校就跟学生们一起跑步、压腿、翻跟斗、练身法。“我始终告诉自己,我也是一个学生。”一身土,一头汗,心里就充实了。有一天,武校的门被推开了,邻居说她的小儿子高烧不退,送到医院才知道得了急性脑炎,可是苗晓兰要带着学生们出去比赛,才5天就把儿子从医院接回来输液。回想起这一切,苗晓兰眼圈红红的。
    
    在培训班,有一位名叫尹炳武的老师擅长戳脚。第一次见到那个套路,苗晓兰就觉得是为自己创造的拳种。但尹老师却告诉她“戳脚迅猛刚烈不适合女同志练习,同时要求基本功扎实,柔韧度高,也不适合成年人习练。”此时的苗晓兰已近而立之年,之前的拳脚套路又与戳脚毫不沾边,可她的倔劲儿又来了。她从基本功练起,常常揣摩一个动作到深夜,斗转星移十余载,苗晓兰的戳脚功夫终于让人刮目相看了,也成了别人眼中的戳脚金牌“专业户”。
    
   “我是一个地道的庄稼人,就是喜欢练武。”40多年来,她不管生活上有多大压力,心灵深处一直涌动着对武术的无限依恋,对国家的事、社会的事、身边的事、周围的事,特别是和武术沾边的事,她都去关心,去打听,去尽自己的一份力。
    
   “戳脚已经几近失传,把它传承下去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如今,苗晓兰带过的学生已经多达数千人,他们有的也已经在武术赛事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谈起这些,苗晓兰露出了最朴实最灿烂的笑。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