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武魂豪迈耀华夏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4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4759)次
 
  编者按:悠悠武林事,巍巍大中华。在中华民族绵绵的历史长河中,沧州武术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为民族的锦绣山河增添靓色。无论是抵御外侮,还是平暴驱邪,无论是繁荣武术还是擂台扬威,多有沧州武林人士挺身而出、横刀立马,以舍我其谁的豪气,上演可歌可泣的故事。
 
    沧州武术文脉流长,武风泱泱。自原始文明之始,就有了沧州武术器械的雏形;到东西两周、战国秦汉,沧州不但出现了尹吉甫那样文武兼备的大将军,更是应用了先进的远程武器弩机。在中国历代科举中,沧州在同级城市中呈现出异常繁荣的局面,武状元人数居全国之首,有的一家数代尽为科举中人,甚至是一门忠烈,一门受封。
 
    而在中国绿林,“镖不喊沧”也成为武林人士共尊的规矩,镖师们走遍全国众多的同级城市,惟有在沧州三缄其口,这是武林给沧州莫大的尊荣,也是沧州武林强大繁盛的必然。具有悠久深厚历史的沧州武术,与同样悠久灿烂的沧州文化互相生发,激荡鼓舞,衍生出太多的典章文物,如沧州第一镞、天下第一弩、徐德麟家的皇封诰命、曹宴海获奖的银盾、各大门派的秘笈等等,不胜枚举。
 
  《诗经》之咏唱、武术戏之歌吹、史志的浩瀚、影视的恣肆、文宗的妙笔,武术因文化而璀璨,文化缘武术而繁荣。
 
   史志记载
 
   镖行树规“镖不喊沧”
 
    “镖不喊沧”承载着丰富的历史信息,令人自豪,是沧州武术史中不可或缺的一段篇章。
 
    各地镖局喊镖号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种是“威武镖”,即高呼“我武唯扬”或“以武会友”之类的口号,但这种镖号带有挑衅意味,因此只有少数几个实力强大的镖局敢喊。第二种镖号最为常见,即拉长声音喊“合吾”二字,称为“仁义镖”,为一般镖局通用。“合吾”,喊这两个字儿,是告诉江湖人,我们是同行。第三种是哑镖,逢省会城市或镖局所在,不得喊镖号,镖客下马下车步行。
 
    “镖不喊沧”就是哑镖的一种,除了省会,当年只有沧州拥有这种特殊待遇。无论南来北往的镖车、镖船,只要途经沧州地面,必须放下镖旗,停喊镖号,悄然而过。清末的时候,镖车过沧州还是那样。
 
    民国《沧县志》记载,这条规矩起始于成兴镖局的创办人李冠铭。他是李凤岗的叔父,而李凤岗是大刀王五的老师。有镖客喊镖过其门,冠铭骑马赶上后,超其前有石坊,手攀坊梁两腿把马夹起,任怎么嘶刨也动不了,镖客惊讶万分,急忙道歉。李冠铭大笑一声,扬长而去。从此凡镖客过沧,都不喊镖,成为惯例。
 
    依照镖行规则,镖师每至一地,都要先拜会当地同行或武林人物,镖车经过曾获武科举功名的人家,也不得喊镖。可总有个别武师常常自恃其技,不按规矩行事,直到有高手出来略示警诫,才肯承认过错。与此相近,《沧州武术志》、《国术名人录》所载张碧霄、李凤岗、刘化龙等阻截镖车的事例,也可见当时武林人士对这种礼数的重视。从现有资料看,无论是催生“镖不喊沧州”,还是维护并确立这一规则,李氏叔侄弟子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镖不喊沧”成为保镖业百余年来共同遵守的规则,还应受到沧州武术门派众多、名家辈出、沧州人设立的镖局遍布全国等各种因素的影响。
 
    武状元数量全国夺冠
 
    清代武殿试共109科,应有武状元、榜眼、探花各109人,由于缺额、失考等原因,今天能明确姓名籍属的只有武状元是满额109人。武榜眼只有102人知道姓名,武探花更少,只有100人,三者共计311人。其中河北(不含京津,也不含已划归鲁豫二省的开州、清丰、东明三县)分别有29人、24人、18人,均排在全国首位。而在河北,沧州地区又以8状元、4榜眼、5探花的总成绩名列第一!
 
    沧州不仅是清代河北武状元最多的地区,也是全国武状元最多的设区市。另外,献县以四名状元成为清代武状元最多的县。
 
    还有,康熙四十八年,来自沧州地区的武举——献县田、肃宁金官禄,包揽了殿试前两名,这是整个清代空前绝后的事情。而田和雍正元年的李琰,还分别是清代第二、第三个连中两元的武举。目前已知清代武状元中至少有九名是回族,沧州占了三名,即哈攀龙、哈廷梁和白成龙。
 
    关于沧州武状元的研究,1991年出版的《沧州武术志》,标出是状元的,只有南皮徐德麟、献县哈廷梁、肃宁哈攀龙三人。1993年出版的《中国状元全传》和2002年出版的《中国历代武状元》两书中,于清代,明确为沧州籍的武状元有五人,分别是康熙四十八年献县田、乾隆二年肃宁哈攀龙、乾隆十七年献县哈廷梁、嘉庆十年献县张元联和道光十八年任丘郝光甲。
 
    2006年出版的《名沧州》中,指出清代沧州有武状元7人,在《中国历代武状元》的基础上加上了乾隆三十一年的河间白成龙以及道光二十一年的南皮徐德麟。
 
    出版《沧州武术志》
 
    沧州武术历史悠久,但长久以来,关于它的历史大多是由武林人士口耳相传而来,由于时间久远而变得日渐模糊。《沧州武术志》的编撰与出版,使沧州武术有了丰富的信史。
 
    《沧州武术志》1991年由沧州武术志编委会编订成书并出版,为多卷本史书。它以历史志书的体例记述沧州武术的发展历史,以风俗志的视角看待沧州武术,将沧州武术在国内外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记录,并对沧州地区内相关门派以及代表人物做了详细介绍,分为概述、大事记、门类、拳械、组织、比赛、人物、礼俗、传播与交流、附录等篇,是一本翔实的地方专门史史书即沧州武术专门史。对研究我国武术特别是沧州武术的发展,以及沧州地区历史、人文都有着极高的价值。
 
    《沧州武术志》记载了沧州武术历史的全貌,它犹如沧州武术这一“家族”的族谱。通过它人们能够清晰地了解沧州武术及其分支的发展脉络,可轻松地找到自己门派或是拳法的起源发展。谁有什么疑问,拿来《沧州武术志》,一看便明。因此《沧州武术志》填补了沧州武术发展史上有史无书的空白,是对沧州武术发展的一次重大贡献,有力地推动了沧州武术向现代的发展。
 
    武术专著二百余部
 
    沧州武术人才辈出,不仅拳脚器械技艺精湛,而且对传统武术进行过及时总结整理,撰写了大量的武术书籍,为推广普及武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从古至今出现了二百多部专著。尤其是近现代,武术专著及杂志论文、人物传奇、连环画、影视剧剧本异彩纷呈,在数量和品种上都超过了古代。
 
    据统计,目前所见沧州最早的武术专著是唐代张仲素的《射经》三卷,见于《宋史·艺文志》。唐代到清代,共有刘焘《火龙全书》,王余佑《乾坤大略》、《太极连环刀法》等武术专著20本。到了近现代,武术专著呈井喷式出现,大凡太极、八卦、形意、六合等拳法以及刀剑枪鞭等器械练法等出现了170多本,而武林人物如大刀王五、燕子李三、霍元甲等人的传记和传奇也编著出版,近30本。同时,武林人物也走进连环画和影视剧本,有连环画《窦尔敦传奇》、《神力王》、《沧州大侠》及剧本《武林志》、《天下第一剑》、《沧州绝招》、《回民支队》等近20多部。
 
    关于沧州武术的论文和民国时期不完全统计的期刊文章也达70余篇,沧州武术的繁荣促进了武术专著和其它文字的发展,专著文字的发展也扩大了沧州武术的影响力。
 
    纪晓岚笔下的沧州武人
 
    一代文宗纪晓岚在人们眼中是个文官,其实少年纪晓岚曾学武,有段时间发配从军,掌管兵部,主持过武会试,与武术渊源很深。《阅微草堂笔记》里,他对故乡武林人物,描绘得亲切传神、栩栩如生。
 
    笔记里沧籍武将不少。纪晓岚的曾伯祖纪灏便是一位,他当过陕西镇番的守备,解甲归田时,曾为沧州引进过一个矫健绝伦的健儿——常守福。常守福原是江洋大盗,招抚随军,后护送纪灏回乡,因留不返。常身怀绝技,能双足倒挂,清扫楼顶残雪。后来在沧娶妻生子,成为崔尔庄纪家的佃户。
 
    纪晓岚屡次提到的“田丈耕野”,则是武状元田,他儿子娶了纪晓岚的姐姐。笔记两次提起纪晓岚他表兄安伊在。安伊在是献县人,武进士,擅长书法,得汉魏遗韵,有“铁笔安宛”之称,是一儒将。笔记还提到东光李宪威,李宪威也是武举,任广东抚标左营中军守备,因染虚寒病症,医治不痊,病故于任。笔记里述及的最高沧籍武职官员,是扬威将军哈元生,河间人。由行伍拔把总,累官云南提督,寻调贵州,以平苗辟地献图有功,加扬威将军。后因故革职,赴哈密效力,卒于军。
 
    笔记里还提到窦二东等人。其中窦二东就是京剧《盗御马》、《连环套》、《天霸拜山》中的蓝脸好汉窦尔墩。
 
  纪晓岚笔下的练家子,多是为纪晓岚的劝世服务的。如交河泊镇的王飞腿,某些不知名姓的武功高手等。笔记还用一则主人遇盗长工相救的故事,来说明在把式房遍地开花的当时,沧州武术的普及性。 书中还有纪晓岚三叔家的健仆毕四、外祖张雪峰的家奴王玉都善射,一个力大、一个技神,也都是底层武人的佼佼者。
 
  重大事件
 
  沧州人创办中央国术馆
 
    中央国术馆创立于1928年,为继承、弘扬和推动中国武术的发展立下了不朽功勋。而国术馆的倡导者就是沧州人张之江。
 
    张之江是冯玉祥西北军五虎上将之一,在直奉战争中曾任国民军总司令。直奉战争后,张之江大病,恢复练习武术后身体日渐好转。他的身边聚集着大批武术人才,如张树声、马凤图、马英图、王子平、余国栋等。练武使张之江白发变黑,同时因为部队武术人才极多,屡次打败敌军,而中国人当时被外国侮辱为“东亚病夫”,所以张之江认为,强国必强种。他在东南亚等地游说,募集捐款40万大洋。
 
    在国民政府、军界、武术界、华侨界的支持下,中央国术馆同年3月24日在南京金陵大舞台举行成立大会,张之江任馆长,冯玉祥为理事长。
 
    国术馆成立后,全国武林高手和报考学员纷至沓来。沧州武林界人士更是纷纷南下。副馆长和各门门长及教务部门处长多由沧州武林界高手担任。国术教授和工作人员也以沧州人为主,而沧州还有近百习武之人考入学习,边学习边助教。所以,当时有人称国术馆为沧州会馆,这也充分肯定了沧州武林的贡献。
 
    国术馆举行了两次国术国考,这是取消武举20多年后破天荒的大事。同时张之江创办了推进现代武术的国术体育专科学校,并担任校长。1929年,张之江派员到日本考察武术,又亲赴日本考察柔道和剑道。1933年、1936年,他率团赴两广、福建、香港、及东南亚诸国表演宣传武术并组织国术馆学员到德国,参加第十一届奥运会,表演中国武术,引起了轰动。国术队返国,奥委会授予张之江“中国国术事业的积极提倡者”奥林匹克纪念章。
 
    张之江和他创办的中央国术馆,不仅把沧州武术推向部队、推向全国,更推向了世界。
 
    “武术之乡”冠名狮城
 
    沧州武术,根深叶茂;沧州武术,堪称国宝。沧州被评为“武术之乡”,更使沧州武术瞩目武林,在沧州武术发展史上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沧州被命名“武术之乡”,是历史和现今武术发展所决定的。早在先秦时期,由于战争、地理因素的影响,沧州逐渐形成“尚武”民风。从两汉、两晋南北朝,到唐宋元明清,再到民国时期,沧州武术名家、大家辈出。
 
    沧州为“武术之乡”又是最现实的,现在沧州有数十家门派,数百家武馆(校),数十万人习武。沧州武术在百姓之间喜闻乐见,已经成为百姓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1985年,省体委正式命名沧州为“武术之乡”,这是对沧州武术的一次正式的肯定。1992年,国家体委正式命名沧州为“武术之乡”,沧州经受“国考”的考验,成为我国最早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个获此殊荣的设区市。
 
    沧州被命名为“武术之乡”,说明沧州武术经过“国考”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是沧州武术发展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件大事。它是对沧州武术的一种肯定,又是对沧州武术的一种鞭策。
 
    曹锟招办沧州“武术营”
 
    在旧社会,沧州武术健儿多被招募从军,直隶督军李景林、曹锟就曾在沧州设场,招选武术兵和教官,为抗日战争中29军的沧州人和沧州人教授的大刀队抗击日本侵略埋下了火种。
 
    1918年,驻守保定的直隶督军曹锟派王宝麟来沧,通过比武,挑选了50多名武士充实武术营,陈玉山、佟忠义等5位武术名家被选为武术教官。曹锟有当总统的想法,创建武术营,就是他整个人才战略的一部分。
 
    据说,当时沧州人袁春林任曹锟部队某团的武术教官。1918年的一天,曹锟召集各团武术教官到司令部比武,声明可以用真刀真枪,但不能伤人。袁春林和人对刀,开始令响,袁春林的刀已经落到对方头上。曹锟担心伤人,袁春林说刀是平拍的没事。曹锟大喜,调袁春林到司令部值勤。曹锟的义子王宝麟说,袁春林是沧州人,沧州武林高手很多,可去招募武术兵。于是就有了王宝麟沧州招兵的一幕。
 
    “武术营”也就是卫队营,下设四个连,有沧州官兵近80人,佟忠义、李富臣;陈玉山、刘文岭;傅万祥;魏宝贵分别为教官。因为部队统一管理,操练严格,教官多为名家,武术营的人员如郭长生、孙玉铭等几十人,都成为武术名家。
 
    此后,武术营的沧州官兵,被分派到直系各部当武术教官。直奉战争爆发,曹锟倒台,直系分化,沧州的武术教官有的解甲归田、有的投身直系分化后的冯玉祥西北军张之江麾下。冯玉祥西北军分裂后,许多人在29军开始教授大刀,马英图还改编传统刀法,教授全军,使之更便于对付日军。在长城抗战中,29军的大刀,立下赫赫战功,名震倭寇。
 
    铁壮士力挽“中华第一擂”
 
    提起康熙时期的“中华第一擂”,武林志士都禁不住会肃然起敬。说的最多的几句话就是:“那一擂,意义太大了。当时,中国能够与沙俄抗衡,中国人能保住尊严,真就是靠着了铁壮士!”
 
    康熙年间,外国不少传教士来中国传教。随着中国国门的打开,西方列强借机窥视中国国土,以传教、经商为名派人刺探中国情况。康熙十五年(1676年)两俄国大力士随同他们的传教士一同来到北京。见中国人一般都较矮小,又穿大袍子、留着长辫子,不像有力气的人,便起了轻蔑之心。为此,在北京前门摆下擂台,并有很多对中国人污蔑的话语。因有挑战中华武林之意,这被当时人们称为“中华第一擂”。
 
    当时,北京武术家云集,哪能咽下这口气?于是纷纷上台较量,怎奈俄国力士身躯高大,力大如牛,武功了得,北京武术家上台少则一两回合、多则十几回合,就被打下台来。一连几天,伤亡数十人。两个洋力士见无敌手,踌躇满志,言语更加张狂。沧州武师丁发祥闻讯后登赴擂台,通名后便与一洋力士交上了手。当战到几十个回合后,在二人贴身的刹那,丁发祥一个抱肘击中对方。这一肘足有千钧之力,洋力士当即口吐鲜血、昏倒地上。另一洋力士不服,接着较量,没几回合,又被丁发祥击翻在地……
 
    丁发祥连挫敌手,为国扬威,群情振奋,有力地反击了沙皇俄国对中国国土的窥视之心,维护了国家主权,捍卫了民族尊严。喜讯报到宫中,康熙皇帝大悦,亲自召见丁发祥,还当即挥笔题下:“铁壮士武侠”,命翰林院为其制“龙笑匾”一块,并赠“龙旗”六面,赏穿黄马褂,赐“尚方宝剑”一把。
 
    抗倭立功显武威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除了发动那场侵略战争,日寇早在明朝就开始了对中国的窥视与侵略活动。数百年前,沧州人提议抗倭并剿灭了骚扰我沿海地区倭寇;数十年前,29军大刀队长城抗战刀劈日寇——沧州武林在两次抗击外国侵略者中都立下不朽功勋。
 
    沧州较早的抗倭名将是董宽,他臂力过人,箭法高超,总督扬州诸路,整饬松弛已久的沿海战备,使沿海一带数十年无事。嘉靖年间,南皮人汤宾为浙江按察副使、兵备吴中,倭寇来袭,汤宾严阵以待,东南平安。汤宾两次任职吴中,守边抗倭有功,被提为湖广布政使、副都御使。
 
    明代彻底消灭倭寇的,是沧州人刘焘。当年福建一带倭寇猖狂肆虐,刘焘被任命为杭州、嘉兴、湖州三处兵备副使南下抗倭。刘焘到任后,得知徽州人汪直、徐海等人为汉奸,便率兵围剿。刘焘冲锋在前,连续射死贼寇,并一箭射死倭首,敌军大败。退敌后不久,刘焘率300家丁(沧州武林人士)和沧州籍兵士共千人在黄浦江一带剿倭。刘焘转战8天,三败3万倭寇和汉奸,鼓舞了士气。这次大战后,刘焘把来自家乡的武林人士千余人调集一处,用围魏救赵之计,剿灭倭寇5000多,并亲手射死倭寇头子叶明。消灭这部分主力,刘焘又消灭了倭寇徐海部。
 
    1557年,刘焘破格提升被免职的戚继光为中路主将,分三路围剿汪直。作战中,家丁陈节持刀砍开血路,戚继光指挥火器,一举击毙汪直,大获全胜。刘焘被提升为浙江按察使,戚继光官复原职。1560年刘焘擢福建巡抚,取得闽中大捷,杀死俘虏倭寇6220人,改变了福建局势。
 
    1569年,刘焘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仍被任命兵部右侍郎兼右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剿灭两广汉奸和倭寇。这一战,刘焘教授家丁和沧州兵战法,并利用火器,消灭了横行数十年的倭寇。
 
    从1556年到1570年,刘焘东南抗倭14年,身经百战,杀敌数万,为中华民族解除了边患。而他自己也从40多岁的壮年步入白发苍苍的老年,亦有近200位沧州武林精英把鲜血洒在了抗倭战场上。
 
    张之江上书毛泽东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中医、戏剧、音乐、文史等,都成立了机构,一片蓬勃发展的气象。曾经创建中央国术馆的张之江时任全国政协委员和民革中央委员,他高兴于百业大兴,也希望能把作为祖国宝贵文化遗产的武术发扬光大。而在当时,中国武术的研究整理工作显然落在后面,73岁的张之江思虑再三,决定给毛泽东主席直接写信,希望引起毛主席的关注。
 
    1955年2月11日,毛泽东主席亲笔给张之江复函,大意是想约张之江座谈。但是张已经返回上海,只好等待将来再谈。对于先生的爱国热忱,主席深为感佩,希望张之江如有见解,请随时指教。接到回信,张之江很激动,不久就把《关于成立国家武术机构的建议》作为委员提案提交全国政协。这是沧州籍全国政协委员就武术发展问题的第一份提案。
 
    1956年,在张之江等人筹划并担任总裁判的武术进京大会上,副总理兼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与张之江会面。张之江提出,应尽快把国家武术研究机构建立起来。当年,中国武协成立。次年,76岁的张之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发言,提出建立中国武术研究院、研究整理中国武术的设想,得到热烈回应。但是,由于政治运动等原因,建立“中国武术研究院”的工作被迫停止。
 
    4年后,沧州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沧州市武术研究室,成为张之江的家乡武术事业发展的一个推动机构。1966年,张之江带着遗憾去世,1969年贺龙元帅受迫害病逝。1986年,中国武术研究院在北京成立,1987年中国武术学会成立。张之江的提议,终于在30年后得以实现,这对于倡议者张之江,可算是一种安慰。
 
    王晓楠棍扫世锦赛
 
    沧州武术人才辈出,全国冠军也不在少数,可是能在世界舞台上展示沧州武术魅力的人却寥寥无几,几代沧州武师都把这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
 
    2001年,第六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沧州女孩王晓楠,以一套让人眼花缭乱的棍术征服了公众、征服了各国裁判,以绝对优势夺得了棍术世界冠军,成为沧州武术史上第一位正式的世界冠军,更把沧州武术的魅力展现在全世界人们的面前。
 
    王晓楠夺得世界冠军,是对沧州武术发展水平的一次世界级的肯定,这个世界冠军的头衔说明了沧州武术在世界人民面前剑指牛耳的实力;是对沧州武术几十年来发展的最好肯定;也是一种无形的鞭策,必将会激励更多的武术人士为沧州武术的发展再努一把力,在今后的国际舞台上续写辉煌。
 
    王晓楠棍扫世锦赛,作为沧州武术在世界人民面前的一次华丽亮相,是值得写在沧州武术发展历史上的一件令人骄傲的事件。它激励了后来的沧州武术健儿,起到了开路引路荐后人的作用。
 
  传承发展
 
  沧州功夫闪亮荧屏
 
    沧州武术自古就蜚声神州,可国人了解沧州武术,大多通过传说,很难亲眼得见。新中国成立以来,沧州武术数次被搬上荧屏,窦尔敦、霍元甲、霍殿阁、大刀王五、燕子李三等一大批沧州武林人士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回民支队》是一部人们耳熟能详的电影。作为描写沧州武术的早期影视作品,电影以抗日战争为背景,描写了一批爱国习武的沧州人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奋勇杀敌的故事。剧中的沧州功夫虽然简单,但实用杀敌之术让人记忆犹新。这之后描写沧州武术的影视作品如《大刀王五》、《武林志》、《天下第一剑》、《康德第一保镖》、《大侠霍元甲》等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出。公众在这些影视作品中,了解了历史,记住了沧州武术。
 
    霍元甲作为沧州武术代表人物之一曾无数次被搬上荧屏。霍元甲为了民族的尊严、奋起抗争,用自己的一身功夫打列强壮人心,以一人之躯写出了当时中国爱国人士的救国救民之想。同时霍元甲作为沧州武术的载体,在赚足人们眼球的的同时,也把沧州武术带到了大家的面前,在一次次的搏击中向全世界展示了沧州武术的魅力。
 
    而电影《沧州绝招》的上映更全景地展示了沧州武术。《沧州绝招》取材于沧州,以沧州武术的发展为背景,描写了作为沧州老一代拳师吴冷天不为名利、捍卫正义,为发展沧州武术主动献出本人珍藏《绝招秘本》的故事。电影全景描述了沧州武术的发展。沧州人的武术,沧州人的故事,成为故事的主线贯穿始终。剧中的沧州功夫实战中见技巧,简单中显真实,通过沧州普通人的生活展示使观众豁然明白,武术原来就是沧州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400余拳师获武术段位
 
    在我国武术界,武术人才同样辈出,但长久以来没有一套完善的标准。
 
    为了能很好地评定我国武术人才的武术高低,促进我国武术更好的发展,我国在1998年开始组织武术人才的武术段位评定工作。在此次评定工作中,我市多位武术精湛拳师作为评委参加评定工作,有400余人参加武术九段到四段等段位的评定,并通过审定。此次参加、通过武术段位的人士之多、段位之高在全国名列前茅。
 
    通过此次武术段位的评定,沧州武术在国人面前再现了自己的整体实力,是一次沧州武术的整体汇演,这凸显了沧州武术的人才优势和集团效应。沧州400余人获得武术高段位,再次夯实沧州作为中国武术基地的武林地位,在新时期有力推动了沧州武术更快、更好的发展,为沧州武术新人指出了一个新的努力方向,很好地促进了沧州武术人才的发展。
 
    申遗成功旨在传承
 
    沧州武术虽有曾经的辉煌,但沧州武术门派中一些重要门派或拳种在发展中或因传人自身的原因、或因历史原因传人越来越少,濒临消失。
 
    为了挽救这些在沧州武术中具有重要地位的门派或拳种,沧州市在2005年开始主动组织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在此期间一些关心沧州武术发展的人们查阅了大量的相关文献,走访了相关拳种的传人和研究沧州武术的相关人士,完善沧州武术相关拳种的历史沿袭,并挖掘相关史料,制作视频录像,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沧州武术的历史、现今的样貌。最终在2006年沧州武术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劈挂拳、燕青拳、泊头六合拳相继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另有黄骅青萍剑、青县麒麟拳等12个拳种入选省级非遗名录。
 
    沧州武术及其所属拳种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对沧州武术发展的一次很好的保护,说明沧州武术的保护、发展是被国人认识到了,同时沧州武术保护被提高到了国家级的高度。这有利于沧州武术及其相应拳种的传承保护,激励沧州武术及相关拳种的传人为沧州武术的传承培养更多后来之人。
 
    肃宁武术戏 文武两相宜
 
    传说它比京剧还早诞生近一个世纪,并包含着武术之乡古老的文化精髓;相信它曾有过最乡野的辉煌历史,却也曾一度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如今,这个被业内人士认为已经失传的剧种,正以独有的魅力迎接着再生的春天。它就是在沧州的肃宁、河间、沧县、盐山等县市流行的武术戏。
 
    武术戏,与沧州“武乡魂”有关,只有沧州人才会举重若轻地将武术和戏曲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独特武乡风味的“武术戏”。
 
    武术戏在沧州历史悠久,清末民初,武术戏兴盛一时,沧县、盐山、肃宁、河间等地都有演出,但以肃宁最广,遍及全县四十多个乡村。其中宋家佐的武术戏还曾在天安门广场演出。北大史堤武术团解放初期进京在大舞台演出,场场爆满,颇受欢迎,中央文化部曾有意收编为国家正式剧团。
 
    现今真正拥有武术戏演出队伍的,在中国仅有肃宁县。现代武术戏仍然是肃宁民间文艺活动中规模最大、最受欢迎的表演形式之一。1992年,肃宁县文化馆馆长尹福洲骑着自行车,深入田间地头,遍访老艺人,整理出了万余字的第一个比较规范的文字剧本《满园春》。2004年、2005年省政协会上,沧州连续两次提交关于“抢救肃宁武术戏”的提案。2005年初春,以北白寺村为代表的武术戏老根据地,重新赶排出了传统剧目《溪皇庄》,并在肃宁县北站广场演出,艺惊四座,把见多识广的央视戏曲频道导演也震惊了。2006年, 肃宁武术戏被认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