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流金岁月“沧州绝招”借“视”高飞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22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4732)次

 

    20年前,电影《沧州绝招》让沧州和沧州武术扬名全国;20年后,演职人员相聚央视《流金岁月》,一起重温沧州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沧州武术文化的博大精深——

    核心提示

    从1988年开始,《沧州日报》记者安世华用三年时间创作了电影剧本《沧州绝招》,1990年初冬,长春电影制片厂投资拍摄,1991年全国发行放映,尔后,随着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数十次的播映,沧州和沧州武术也印在了无数观众的心中。

    20年,弹指一挥间。2011年10月24日,中央电视台《流金岁月》栏目组邀请片中演职人员再一次聚首。作为《沧州绝招》的主创人员,沧州日报社记者安世华应邀参加了这次聚会。他和到场的嘉宾们一起重温20年前拍摄时的苦辣酸甜,畅谈对沧州的美好记忆,回味沧州武术文化的魅力。沧州武术的博大精深,鱼盐之饶,金丝小枣、泊头鸭梨……通过他们的讲述再一次展现在全国电视观众的眼前,沧州再次全国扬名。

    《沧州绝招》借影视发力,宣传了沧州和沧州文化,这让安世华有了新的创作冲动。他正在创作《新沧州绝招》,展示沧州20年来的发展变化和沧州武术在新时代的传承发扬。他希望借影视的翅膀让沧州和沧州武术文化飞向全国,飞出国门,为沧州文化事业发展尽绵薄之力。

    “文武联姻”,记者写出《沧州绝招》

    2011年10月,安世华接到了中央电视台《流进岁月》栏目组的电话,邀请他参加电影《沧州绝招》20年演职人员大聚会。听到这个消息,安世华十分高兴和激动。

    《沧州绝招》是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创作的第一个电影剧本,虽然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当年创作的过程、情形历历在目。

    上世纪80年代,武术复兴,全国开展对传统武术的挖掘和整理,各种武术杂志、报纸纷纷出版,沧州的大街、小巷以及公园里,都有习武者的身影。沧州武者的尚武、侠义精神,使安世华很爱感动,作为记者,他带着新闻敏感,进行采访,稿件不仅登在《沧州日报》上,还在《武林》《武魂》《精武》《体育报》《中国建设·英文版》等报刊上发表。当时香港拍摄的武打电影相继进入大陆,大陆各电影制片厂也抢抓武术题材,这给安世华带来了灵感:沧州是全国最大的武术之乡啊!何不以沧州武术为题材,写一部电影剧本?过去,人们知道的沧州武术,多是保镖走江湖的故事,今天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武术之乡是怎样一个面貌?用电影这个当代可以说是最高的艺术形式来告诉大家,受众面最大啊!

    想法好,但是,作为一个新闻记者,要写一部电影剧本,只有好想法是不够的,只有热爱和冲动更是远远不够的。正常业务不能耽误,这个“理想”还要实现,那就得挤时间,就得拿出超出常人的毅力,学习、钻研。自此,他成了红旗影院、人民剧院、工人俱乐部电影院的常客,在当时几十元钱的工资里挤出钱来订阅《电影文学》《电影创作》《银幕剧作》等,他吃了常人不愿吃的那种苦,他受了常人不想受的那种累。他至今记得:十几公分长的一支圆珠笔芯写得没油了,正好3万字。

    剧本着眼于全国挖掘、整理武术的大背景,描写沧州老拳师对传统武术挚爱的守望,以及在新形势与年轻人的矛盾、冲突,几经交战,最后,他不仅将祖传功夫秘本献给了国家,也将他的希望献给了武术之乡。这部剧本,不是写江湖,更不是写仇杀、情杀,主题“阳光”,给当时的武打影视带来一股清新之风。

    1990年11月,电影《沧州绝招》正式由长春电影制片厂开拍,外景分别选在沧州和青岛。

    二十年后重聚首,苦辣酸甜浮现眼前

    2011年10月24日,安世华登上了去北京的动车,参加《流金岁月》节目的录制。2012年1月4日,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播出了这期节目。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沧州功夫独树一帜。河北沧州是我国著名的武术之乡……”《流金岁月》栏目主持人潘奕霖的开场白向全国观众介绍了沧州武术的地位和根基。

    影片中李果的扮演者安亚平首先被请到台上。随后,吴梦弟的扮演者巢萍,扮演“秘书”的演员潘婕,吴冷天的扮演者张旭成都一一被请上台。“有请《沧州日报》记者,《沧州绝招》编剧安世华老师!” 作为主创人员,安世华最后一个走上台。他望着熟悉的面孔,内心十分激动, 与他们握手或相拥在一起。

    当年影片中帅气的小伙、漂亮的姑娘都已不再年轻,但他们塑造的沧州武林侠士的艺术形象永远留存在灿烂的电影史上,永不磨灭。

    大家一起回忆起了20年前拍片时的苦辣酸甜。由于剧本写的是夏天的戏,到了冬季才拍,这让大家受了罪。巢萍和安亚平在剧中扮演一对恋人,他们在海边嬉戏,海水浸湿了衣服。等拍完一段,剧组人员赶紧用酒搓他们冻得麻木的皮肤。张旭成穿着夏天的练功服,看似潇洒,里面却穿着棉衣,无疑,这影响了他的武打动作。

    安世华记得,为了御寒,剧组在沧州军分区服务部买了60件棉大衣,给演员和工作人员穿上,到了拍摄场地再脱下来。因为天气已寒冷,演员说话时哈出热气,为保证拍摄效果,剧组给演员准备冰棍。由于那年的11月,竟然下了15天大雾,拍摄受很大的影响,一些戏不得不临时修改。这让安世华感到很遗憾。

    《沧州绝招》导演是徐书田,因病体格已很差,外号“拼命三郎”,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安世华在节目现场,回忆了当时感人的片段。徐导肝脏不好,肝部经常疼痛。有一次,安世华在徐导房间的床上看到一节一号电池,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后来他才知道,徐导演肝疼的时候,用电池顶着肝部才能睡觉。

    拍摄有苦,也有笑。本来巢萍扮演的好人要打败潘婕扮演的坏人,但从高高的盐堆上打斗下来后,导演不干了:“‘坏人’怎么多踹了‘好人’两脚?”为了营造夏天的氛围,剧组人员跑到沧州西郊的地里,弄来红薯秧子,放在墙上冒充“爬山虎”。

    20年前的点点滴滴,回忆起来就在昨天。

    美好回忆在沧州,沧州功夫永难忘

    节目录制现场,大家诉说着心中对沧州美好的记忆,对沧州武术的敬佩之情。

    高如山丘的盐垛,大如鸡蛋的盐块,威武雄壮的铁狮子,热情的沧州人和有特点的沧州方言等等,都给演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沧州绝招》剧组”,潘婕学说沧州话惟妙惟肖,引起阵阵掌声和笑声。

    主演张旭成说:“沧州武术很厉害,一不小心,就会被碰伤。” 

    在沧州,他们最难忘的还是武术。当年电影拍摄时,沧州一些武术名家都加入到拍摄的队伍中。虽然这些武术名家与演员“过招”时会手下留情,但这仍让演员们吃够了苦头。安世华也向在座的观众介绍了沧州武术的渊源,现状和发展。吴冷天的扮演者张旭成对剧本和沧州武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一些武打片对武术的理解有偏颇,夸张太多。《沧州绝招》是写现实的。主题、台词非常好。没有绝招,武德是最重要的。沧州是咱们武术的圣地,民风尚武,高手辈出。”张旭成希望《沧州绝招》抛砖引玉,让国内大量的投资人关注沧州的武术文化。

    不仅沧州功夫难忘,沧州的特产也让演员们难忘。节目的最后,主持人提示,安世华老师从沧州带来了特产,让他们猜一猜。“小枣!”几位演员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当年沧州的金丝小枣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都猜错了,安世华这次带来的是沧州另外一种特产——泊头鸭梨。

    短短40分钟的节目,让沧州和沧州武术再次名扬全国。

    续写新篇,让沧州武术文化借“视”高飞

    在别人眼中,《沧州绝招》可说成功,但安世华总觉得缺憾不少。“受当时的条件和季节限制,拍摄得相对有些粗糙。”安世华在节目录制现场,透露自己想再创作一部《新沧州绝招》。“我期待安老师的第二部《沧州绝招》,我要演女主角的妈妈。”演员巢萍高兴地对安世华说。

    今天的沧州,已今非昔比。原《沧州绝招》镜头中出现的新华桥旁,只有一栋三层小楼。今天已是高楼林立;当时拍摄地点空旷荒凉的海边,今天已有年吞吐量超亿吨的港口;当时锈迹斑斑的铁狮子,今天新铸铁狮子已在狮城公园昂首挺立。新铁狮的周围,已建成体育馆、大剧院、展览馆、五星级酒店等现代建筑。

    随着沧州经济社会的腾飞,沧州武术同样走进了新时代。国际武术节的成功举办,让沧州享誉海内外,武术走进中小学校园,为武术传承打造深厚根基……在安世华看来,沧州20年的沧桑巨变,都可以通过新的剧本展示给全国观众。

    安世华认为,中国的武术,始终没有成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而只是作为表演项目出现在赛场上,这是中国人一个未解的情结。“作为全国最大的武术之乡的武乡人,一个新闻工作者,应该为中国武术走向世界作点贡献。”安世华说,2012年,沧州将举办第九届国际武术节,如果从为其摇旗呐喊、擂鼓助威的角度讲,拍一部我们沧州武术的电影,可谓是锦上添花。

    这就是他正在创作《新沧州绝招》的原因。

    《流金岁月》播出后,一些网友在网上呼吁拍摄《沧州绝招-2》,许多人给安世华还打电话给予鼓励,这更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构思,《新沧州绝招》剧本要展现沧州20年来城市面貌的巨大变化,要反映武术之乡的武林人士新面貌,他们是怎样以十七届六中全会大力发展文化事业、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精神为指导,怎样利用传统武术,又怎样消除传统思想中落后的东西,他们为武术走向世界、打进奥运做着怎样的努力,他们新老几代人的新旧观念在矛盾中怎样冲突,又怎样得到升华。  

    安世华说,故事已基本构思成熟,春节期间可以正式写作了。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