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龙一:“潜伏”之后又“借枪”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6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4004)次
   
  一个被逼上绝路的杀手,一个穷困潦倒的潜伏者,一挺借来的机枪能否完成最后的狙杀……随着生动
的解说词,谍战大剧《借枪》在天津及全国各大卫视相继亮相。《借枪》继《潜伏》后横空出世,叫好又
叫座,给谍战热又添上了一把火。其实,这两部戏的原著作者龙一就是沧州盐山人——
 
    【主人公简介】:
 
    龙一,本名李鹏,祖籍河北省盐山县,1961年生于天津,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文学创作一
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长期研究中国古代生活史、近代城市史和中国革命史,著有小说《迷人草》、
《另类英雄》、《纵欲时代》、《借枪》、《潜伏》等。曾获“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和“中国作家百
丽小说奖”等奖项,长篇小说《忠勇之家》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05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现为天津市作家
协会文学院作家。
 
    眼下,由天津卫视首映的电视剧《借枪》,正在全国各大卫视相继热播。对于这部电视剧,很多观众
表示爱看,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它比其他的谍战剧多了浓郁的生活味儿。“在搞地下工作的同时,还惦记
着自家一些柴米油盐的生活琐事儿,看起来很真实,很亲切。”
 
    近日,记者连线《借枪》的原著作者龙一,采访了这位祖籍盐山的作家。对于当下热播的《借枪》,
龙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借枪》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原因在于无论人物性格还是叙事方式都和
以往的谍战剧有很大区别。
 
    由《潜伏》班底打造的《借枪》,却和《潜伏》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紧张刺激的谍战元素削弱许多,
反而让底层地下工作者的生活与精神状态,以及完成一个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任务的艰辛过程唱主角。身份
光鲜、衣食无忧,还可以一个接着一个地完成任务——这是不少谍战剧中地下工作者给观众留下的印象。
不过,一直研究中国革命史的龙一却说,像这样的顶尖潜伏者其实并不多,更多的地下工作者是在为这些
顶尖人物做着基础工作,他们一辈子可能只完成一两个任务,多数时候还需要为自己的生计发愁,生活的
压力、精神的困扰特别多。于是,就有了《借枪》里的熊阔海,他的老婆、战友、房东、鬼子,仿佛个个
都在给他出难题,而他不仅要自筹资金搞情报,还得应付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租房子、找工作……。当被
同事怀疑是叛徒时,他甚至无奈地说了句:“谁见过这么潦倒的叛徒?”
 
    “写小说就是干点自己想干的事儿”
 
    龙一原名李鹏,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1986年进入天津市作协工作。1986年至1997年他干了
11年杂务。说起小说的创作,他还要感谢半师半友的朋友肖克凡,在他的屡次劝说下,直到1997年,龙一
才开始写小说。开始小说创作时,龙一的性情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与人交往依然平实无华,也不修边幅,
平日穿一件中式上衣,留了胡须,看着更像一个街道闲人。更为有趣地是,龙一对文学圈内人士不甚接近,
每天过着清闲生活。
 
    1998年,龙一的第一篇长篇小说《我是一个马球手》在《中国作家》杂志发表。刚开始创作时,龙一
写的都是唐代的历史小说。直到2002年,才开始转型。2006年,他的小说《潜伏》发表了。
 
    自发表第一篇小说至今,龙一已经发表了多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也不少。按理说,一位出版了几部
长篇小说,发表了上百万字中篇小说的作家,应该算得上名声在外了,但龙一将名声待遇不放在心上,而
是一味写来,写到高兴时虽也颇觉得意,但最终也还是将写作当做自娱自乐的事儿,从不把作品当成一种
炫耀的资本,也从未为自己争取点什么。
 
    “写作本来是一种性情之事儿。” 龙一说。他写作时慢慢悠悠,不像时下某些急功近利的少年,抓着
好行市,笔头子猛刷,虽不能日进斗金,好歹也多捞几个钱。龙一另有一种活法,小说不到非写不可的时
候绝不匆匆动笔。几十年来,龙一身居天津,很多小说都是以天津为背景。说起这个,龙一解释说:“我
是有‘私心’的,一直以来,我就有个‘文学天津’的梦,就是用文学的方式重塑天津。其实,更确切地
说,就是宣传天津。”
 
    “好奇心能催生灵感”
 
    “观众对电视剧《潜伏》和《借枪》如此买账,我很高兴。”龙一说,小说《潜伏》只有14000字。
他说,小说想少写点字,写长会累,但故事必须要多,这就要求他得用最少的字装最多的内容。其实,
这些年,龙一写小说的技巧主要是怎样用最少的字写最多的内容。“大部分内容,我放在了文本之外,
小说也就是略作提示,让读者能意识到,借助读者的想象完成作品。”
 
    龙一说,《潜伏》的创作包含着他对真实历史的好奇:“余则成和翠平这对‘革命夫妻’的对抗、
误解和冲突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他认为,余则成和翠平这对假夫妻算得上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只是多年来被大家所忽略。
 
    龙一认为,《潜伏》中这种特殊的人物关系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他只是把原在情理之中的情节再现出
来。而《借枪》故事性更强。
 
    有人质疑《借枪》夸大了熊阔海生活的窘迫,与《潜伏》中的余则成反差太大。而对此,龙一说,
《潜伏》反映的是中上层地下工作者,余则成和熊阔海信仰一样,但生活状态大不一样。余则成除工资外,
还连带贪污、受贿攒下20多根金条,而《借枪》中的熊阔海是中下层地下工作者,他代表大多数地下工作
者的生活状态。龙一说,熊阔海的魅力在于他的生存智慧。“我笔下的人物都是虚构的,一旦按照某个特
定人物写就会有局限性,会受束缚,但虚构人物可以深入挖掘,实际上能代表一大批人,而不仅仅是某个
个体。我当初研究的地下工作者,实际上像熊阔海那样的人物为数众多,像余则成那样的地下工作者反而
很少。”龙一说。
 
    “读书和学习是我的生活,写作时间却很少”
 
    《潜伏》火了之后,龙一生活如故:隔天去一趟菜市场买菜,天天下厨做饭,多半时间窝在家里。
“家里老小每天要吃饭,我自己也喜欢吃,而且现在物产丰富,做东西也方便。”
 
    龙一自称是一个懒人,读书、学习依然是日常工作的主要内容,写作占用的时间却很少。“我本来就
写得少,原先一年写两三个中短篇,后来变成一年写两个中短篇,最近这几年已经堕落到一年写一个小长
篇了。”
 
    龙一说:“我读书杂,而且量也大。有些书,当时看着没用,到后来开始写作时却都有用。”他特别
喜欢知识类的书籍,有关飞禽走兽、植物、香水、酒类、建筑等的书籍,甚至水暖知识也看。“看到有合
适的书,可能就会买一本放家里,说不定哪天就用得上。经过20多年来的积累,我现在已经‘书满为患’。”
 
    “写小说,力求真实”
 
    龙一读书庞杂与他讲求小说的“技术性”有关,他认为写相关事物时,必须有相关知识。“这些知识
是创作的基础,因为我主要靠间接生活创作。我的直接生活经历很简单,别人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算是我
的创作基础。”他说,“我不赞成灵感,灵感只不过像汤表面的油花,不是实质,对作品也起不到关键性
的作用,只是一个提示、想法。”他的观点是,小说是设计出来的,结构、人物、情节都是需要设计的,不
能一拍脑门就写。
 
    “讲故事的技术在中国作家中不是很受重视。讲故事是一套很严谨的技术,更多作家喜欢文学,想达
到的是文学的理想,但文学和讲故事还是有差距的。”龙一说,对他个人来讲,他喜欢讲故事,这么多年
一直研究小说技术,也就是在研究讲故事的技术。
 
    在小说创作转入中国革命史题材后,龙一“深入生活”的创作习惯愈演愈烈,竟在家中搞起了小实验,
以此方式接近真实。他认为当年的革命者很难买到现成的炸药,就在家里造起了土炸弹。此外,龙一的实
验五花八门。为了写长征小说,他试验过用“发熊掌”的方法煮皮鞋、皮带;他想研究毒药,却苦于既无
原料也没有试验对象;他拿老婆当试验对象研究江湖骗术,还试着替被击落在中国的美国飞行员用鸡皮补
皮裤……
 
    “我不会写续集”
 
    与《潜伏》相似,《借枪》的情节段落中也颇具喜感。对此龙一是这样说的:用悲观的方式提出生活
中的问题,才能让我们有机会以乐观的方式解决问题。在《潜伏》《借枪》中,都融入了部分荒诞的剧情
和少量喜剧色彩。同时,他也希望通过人物的行动和细节,让读者去相信,熊阔海是活生生存在的。这就
是故事对生活的作用,也是他写这部小说的目的。
 
    《借枪》的主旨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龙一希望通过这部作品,能够真实再现当年中国共产党人
的工作和生活,深入探讨他们深邃的精神世界和丰富的情感世界。用形象化和戏剧化的方法,用民众喜闻
乐见的艺术形式,从各个层面探究“什么是人民英雄”以及“他们为什么永垂不朽”,并将“人民英雄永
垂不朽”的深刻含义演绎得可理解、可感知、可记忆,让它既作为历史生活的实存,又作为现实生活的启
迪,为广大民众所共享。
 
    谈到为何不负责编剧这一话题,龙一说:“我不懂编剧,也不懂拍摄。我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公司,把
我的作品献给观众。”
 
    “我一直认为,小说对于影视剧来讲只是一粒种子,需要许多人参与培养,才能将它培植成参天大树。
电视剧《借枪》的编剧是林黎胜,他是福建才子,也是著名的编剧和导演。在剧本中,林黎胜对小说进行了
极具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改造和发挥,特别是对熊阔海、裴小姐、熊太太和安德森的身份改造,使这个故事
具有极大的情节发展空间和喜剧发展空间。剧本中的绝大多数情节,都是编剧的再创作。更为难得的是,
林黎胜这样一个南方才子,居然让这部电视剧中充满了‘津味’,并且让小说里的荒诞性和诙谐感在电视
剧里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这是令我惊叹不已的地方。”
 
    时下,一部影视剧火后,几乎都会拍摄续集、前传,对于《借枪》,龙一明确表示,他绝不会写续集。
他说:“我的小说中以主人公乘火车逃亡为结尾,但我在与编剧交流时,大家达成共识,以主人公最终牺
牲作为电视剧的大结局。小说只是电视剧的原料,编剧任何一处改编都是符合艺术规律的再创作。但我们
要讲述的故事结束了,主人公也死了,我们不会因为要赚钱而去编写什么续集。”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