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盐碱地走出的红色剧作家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8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4309)次
 
     一个经历了“战争炮火”的苦命孩子,一个“弃乐从文”的不惑男子,先后创作了《开国领袖毛泽东》《长征》《延安颂》《解放》《解放大西南》等多部红色电视连续剧,并成为“五个一工程奖”的获得者。在硕果和荣誉面前,他总是很淡定,他说:“人活着是要有一定的精神的。”他就是沧州市吴桥的王朝柱——
 
    【王朝柱  吴桥人。196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72年调到总政文工团工作,历任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作曲,总政话剧团编剧。196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他的作品总能以恢宏壮阔的视角和声势,艺术的再现历史,并塑造出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被誉为红色传记作家,写领袖的专业户。】
 
    坎坷的人生经历,是他一生的财富。人生的经历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积淀下来,时机一旦成熟,这些连同多年来的知识汇集在一起,迸发出美丽的火花。王朝柱就是经历了艰难困苦后,将打在自身的印记和历史的印记融合在一起,创作了大量的脍炙人口的红色影视作品《李大钊》《开国领袖毛泽东》《解放》《长征》《延安颂》等,并塑造了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
 
    8月1日,记者有幸和王朝柱老师进行了交流。今年71岁的王朝柱,声音洪亮,思路清晰。老人满嘴的吴桥话,交流起来备感亲切。
 
    坎坷的经历,铸就了坚韧的性格
 
    谈起创作的过程,不免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王老告诉记者, 1940年他出生于吴桥,他的母亲一共生了九个儿女。他五六岁时,父母相继去世,几个兄弟姐妹也相继离开人世,全家只剩下他和大他十多岁的哑巴哥哥。
 
    没有父母亲人的照顾,两个孩子生活失去了着落。那时,幼年的王朝柱由哥哥背着,跟在别人身后,学耍猴儿。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朝柱跟随一个老乡开始学习击鼓吹笛。就这样,那段艰苦的岁月总算熬了过去。
 
    生活的艰辛没能把这个苦命的孩子压倒,王朝柱在这段苦难中体味着人生的真谛。在这么艰苦的岁月中,小小年纪的他就显示出了与众不同之处:他不等待命运的裁决,凭聪慧的头脑找到了谋生的手段。
 
    苦尽甘来,家乡解放后,王朝柱跟随八路军剧社,在教堂里学习音律乐理。王朝柱凭着自己的天赋,14岁就发表了歌曲。
 
    16岁那年,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竟然同时考上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和民乐系。经过再三考虑,最后王朝柱选择了作曲系。
 
    “弃乐从文”,他创作了一系列红色题材电视剧
 
    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突然走进了一个艺术气氛很浓的院校,王朝柱在激动兴奋之后,开始塌下心来专心学习。他的博闻强记、丰富的社会知识以及优异的学习成绩,很快就博得了老师们的认可,引来众多同学的钦佩。尤其是他那朴实善良的天性,得到了同学的好感,人们都愿意和这位穿着朴素、满嘴吴桥话的人亲近。
 
    音乐学院毕业后,王朝柱被分配到总政文工团。他先在歌舞团工作,后来又被分到歌剧团,先后参与了《狂飙曲》《杜鹃山》《东方红》等歌剧的创作。
 
    一个毕业于音乐学院作曲系、专业是音乐的人,怎么开始写历史剧本了呢?这还要从王朝柱生活的大起大落说起。
 
    由于历史的选择,王朝柱人生中有6个寒暑待在天津小站农场劳作。在逆境中长大的王朝柱,没有被生活的压力所打倒,在那段特殊时间里,他如饥似渴地读书。每天早晨起来,他带上干粮,赶着大群乱叫的鸭子,奔向鱼塘。趁鸭子在鱼塘觅食戏游之际,他便坐在岸边阅读。从《史记》到中国通史,从近现代史到中共党史,他一部部地阅读,一部部地研究。这为他后来创作历史影视剧本,积累了大量原始资料,也成为他创作的源泉。
 
    再次进入总政歌剧团时,王朝柱已到不惑之年。在歌剧的创作中,他的文学才能逐渐显露出来。此时,王朝柱毅然放弃所学的音乐专业,开始了在文学天地里辛勤耕耘。
 
    将熟悉的五线谱,换成一个个鲜活的文字,王朝柱继续谱写着内心最壮美的音乐。王朝柱将自己内心对共产党、解放军的救命之恩,书写进文字。第一部纪实文学《李大钊》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同时,王朝柱也推开了文学的大门。
 
    王朝柱凭着多年练就的文学功底,在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采用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笔耕不辍地反映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创造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业绩,先后写出了《李大钊传》《长征》《开国领袖毛泽东》《张学良》《延安颂》《八路军》等46部巨著。
 
    50岁的时候,王朝柱又开始进行影视创作,笔落之处惊风雷,至今已创作出16部大型电视连续剧《长征》《开国领袖毛泽东》等一系列红色题材的电视剧,中央电视台先后在强档推出,获得赞声一片。
 
    重走“长征路”,重做“长征人”
 
    历史题材的作品不太好写,如果写得过于“实”,干巴无生命力;写得过于激情,就有失实的嫌疑。要把历史剧写得史真情浓,这样的作品没有几部,而在这方面,王朝柱却将两者结合得很好。
 
    电视剧《长征》播出以后,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有人说:“他的作品大气,在把握历史真实的情况下,艺术细节上又有想像的空间,很有人情味儿。”能写出这样感人的电视剧,王朝柱付出了辛苦。在写《长征》前,王朝柱坐飞机、乘火车、骑马、徒步,沿着红军长征的路线进行了三进三出的深入调查。
 
    经过红红的土地、皑皑的雪山、青青的草地,凡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也是中国最漂亮的地方。王朝柱途中的艰辛可想而知。《长征》的拍摄全是实景实拍,这等于重走“长征路”,这是一次严峻的考验。翻越夹金山,王朝柱上去时脸都紫了,腿像灌了铅,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那时,他就在心里大喊:“想想红军老同志吧!”来给自己鼓劲。好不容易上了山,但让人失望的是没下雪,只好往下走。下山后下起雨来,山上开始飘雪,王朝柱和剧组的人们又赶紧背起器材往山上跑。拍完后看样片,大家又感到不满足,因为山上虽有了雪,但没有风,缺少红军过雪山时的那种艰难环境的气氛,也就突出不了红军战胜困难的气魄。于是,大家商定:重拍!
 
    《延安颂》的创作也是艰难的,在草木不生的西北地区,毛主席一直都离不开黑黢黢的窑洞。在静态的景色,枯燥的环境中,王朝柱挑战着自己。他通过生动刻画毛泽东在窑洞13年的运筹帷幄,反映出毛泽东纵观抗日战争全局、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局、国共两党斗争全局、还有党内斗争全局的超凡政治智慧,还充分表现出在党的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与人民生死与共、鱼水情深的延安精神。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朝柱的作品得到了专家、同行和广大观众的认可,在两百多部获得“五个一工程”奖的作品中,王朝柱创作的《延安颂》脱颖而出,跻身特别奖的行列。
 
    享受登高之乐,创作素来有坚持
 
    王朝柱的剧本越写越好,他正一步一步地往更高处攀登。多年来,无论多么棘手的历史事件,在他的笔下都能恰当巧妙地处理好。电视剧《周恩来在重庆》,有名有姓的人达170多位。但王朝柱运用了“重点人物实实在在地写,非重点人物借事件点到为止”的手法,将剧本处理得恰到好处。
 
    粗略计算,王朝柱出版的图书有《李大钊》《毛泽东与周恩来的长征》等40多部,创作投拍的影视作品《长征》《延安颂》等16部,先后获得飞天、金鹰、金星、曹禺文学等奖项。他还获全国各类编剧大奖20多次,光“三连冠编剧奖”就获得过两次。正如当下,电视剧《解放》播放的余热未尽,续篇《解放大西南》又正在热播。
 
    王朝柱的生活是充实的,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10点,王朝柱都在读书写作,一天要写5000字到10000字。王朝柱很少参加人情交往应酬活动,因为他的时间太宝贵了。对来采访的记者,他都是礼貌推却。
 
    经常听人们议论,如今电视剧包括历史剧,生编硬造的不少。而王朝柱的写作如琢玉,只有把剧本打磨得圆润精美,才拿出来去拍摄。
 
    王朝柱在创作选材上是有标准的,他不会轻易动笔,也不可能成为某个人的代言人。一次,一位朋友带着一位干部来找王朝柱写写某地某事件,经费多少不成问题。朋友高高兴兴找到他,好茶喝完好话说尽,却被王朝柱回绝了。原因很简单,这个地方的这个事件没什么可写的。然而对于敬佩的人物,王朝柱会全身心地投入,尽全力写出他心中的爱。
 
    有人说王朝柱太“牛”,有人说王朝柱太“傻”。他的朋友却觉得王朝柱有胆识、有骨气。作家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时间就那么多。如果光认钱或者想出名,在创作上毫无选择和节制,粗制滥造一些东西,就不可能有精品力作问世,更会愧对自己手中的这支笔。
 
    朋友见王朝柱写得太辛苦,找他写剧本的人又多,就劝他学学人家走红的编剧,成立一个创作室,他出思想、题材和构思,让别人执笔完成。他听后一个劲地说:“不行,不行,我手写我心,别人写我不放心,还是自己累点心里踏实。”
 
    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王朝柱老人创作的电视剧《辛亥革命》已经杀青,这是王朝柱继《延安颂》《长征》《解放》之后创作的又一力作。这部电视剧有望在今年10月与广大观众见面。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