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全景狮城 >>经济沧州 >>
沧州发展进入“京津一小时都市圈时代”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3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1727)次

  

随着京沪高铁呼啸而过,各种资源与要素加速向沧州聚集,对我市城市空间布局、产业结构升级、资源优化配置,甚至是人才流动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与京津同在一个“屋檐下”

 “自去年7月京沪高铁正式通车之后,我们就在高铁沧州西站驻停了一辆专车,负责接送来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投资客商。这样客商一出高铁站,就可以直接通过石黄高速,前往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如果客商来自北京,加上乘坐高铁的时间,到达临港开发区总用时不会超过2小时。”

 前天,沧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召堂刚刚接待了几位来自北京的客商。他真切感受到,随着京沪高铁呼啸而过,从沧州到北京最快只需50分钟,到天津20分钟,到上海不到4个小时,沧州已正式成为“京津一小时都市圈”的主要成员。

 正如市委书记郭华所说,万事俱备下的沧州,正迎来以京沪高铁正式通车为标志的“京津一小时都市圈时代”。

 实际上,在京沪高铁开通之前,尽管沧州也勉强算得上是京津都市圈的一员,但仍受到交通的制约:从沧州到北京,最快的动车用时1小时40分钟,开车也要近3个小时。仅从时空上讲,沧州难以真正参与到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去。

 现在,沧州融入“京津一小时都市圈”有了新的重要载体——京沪高铁,对此,有人作过一个生动的对比:如果从沧州火车站买票出发,坐公共汽车赶到沧州西站,换乘高铁到北京,时间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而从北京的东面赶往西面,大概也需要同样的时间。可以这样形容,沧州与京津已经同在一个“屋檐下”。

 几乎与京沪高铁正式通车同步,沧京高速、大广高速、沧津沿海高速等一批对接京津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也先后完工,这些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也促使沧州与京津真正进入同城时代。

 可以预见,“同城”将从根本上改变沧州的时空布局。在“同城”的概念里,区域间的距离将被拉近,区域间和区域内专业化分工协作程度和产业依赖程度将更加深入,经济一体化进程从此提速。

 更为重要的是,京沪高铁改变和缩短了不同地域之间人们的心理距离。这对我市进一步融入“京津一小时经济圈”,以及招商引资、吸引外域生产要素,提供了更强劲的心理支撑。

 对接京津 乐享“同城效应”

 时速300公里的高速列车在京、津、沪之间穿梭往来,带来的必定是超大规模的客流、物流、人才流、资金流等众多要素的快速流动,同时,也势必会促进沿线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因此,只有加快与京津对接,沧州才有可能迎来发展的“黄金期”。

 “从经济学上来讲,由于经济发展‘级差’的存在,我市的产业层次和发展环境与京津地区会形成较好的互补对接。此时抢抓‘京(津、沪)资外移’,将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不久前,在签约北京某建材项目之后,张召堂深有感触。

 同样拉开与京津产业深度对接“双赢时代”帷幕的,还有河北冀春集团董事长宋吉春。由冀春集团开发投资的泰大国际家居博览中心项目,已经进入运营阶段。在他看来,沧州将以会展物流业为龙头,着力培育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大力推进生产性服务业。

 物流产业发展进入春天,其他产业同样迎来利好。近年来,肃宁县已引进河北沧能铁塔有限公司生产电力铁塔生产线项目、河北荣森电气有限公司生产电气化铁路电器项目等多个京津项目,实现了从被动接受京津吸引向主动承接京津辐射的转变。

 “目前超大城市的‘外溢效应’日趋明显,京津等地的高地价、高工资、高费用会加快相关产业向交通便利、土地价低、房价低、工资低、费用低的城市转移,而这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我市发展改革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士进一步分析。

 “近年来,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受产业布局、结构调整的驱动,一线城市土地、资源、人口、环境的矛盾日趋紧张,一些发达地区已经陆续出现企业外迁现象,其中,不少资本布局的重心开始向环渤海区域转移,其中,沧州尤为引人注目。”

 的确,如果说黄骅综合大港通航,打开了沧州通向世界的海上通道,成为加快沧州沿海经济发展桥头堡的话,那么京沪高铁的开通,则进一步放大了沧州的综合交通优势,极大地拉近了沧州与京、津等国内一线城市的距离,为我市经济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也为加快招商引资、承接京津等地产业转移、推动沧州经济转型发展提供了助力。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业内人士认为,面对难得的发展机遇,我市完全可以发挥自身港口、交通、土地、资源、产业等优势,主动迎接产业辐射,借机提升产业层次,更好地融入京津都市圈,加速沧州在环渤海经济带中的崛起。

 一小时都市圈的“连城诀”

 不过,“京津一小时都市圈”内的城市众多,发展现状各不相同,修炼怎样的“连城诀”,成为这些城市要解决的首要问题。而事实上,一些城市已经提前做足了准备。

 “毋庸讳言,沧州要想真正融入‘京津一小时都市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不断提升产业结构以及城市功能,明确定位,在创新、服务、管理及集散功能上下功夫。”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谈道。

 其实,早在几年前,市委、市政府就规划了新城区。按照规划,新城区将重点建设高档精品百货、商务会所、商务酒店、总部经济等,使其成为集聚商务金融、行政办公、现代居住、综合物流、娱乐休闲的现代风貌商业区;同时这里也将成为以大力发展现代物流、商业综合体、小商品批发、文化娱乐、体育、休闲等为重点的物流服务中心。

 如此布局并非无的放矢。提升城市服务功能,不仅有助于当地居民生活品质的提高,也可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例如可以为会展业提供支持。之前在京津等大城市举办同等档次的会议或展览,成本是三线城市的2至3倍。京沪高铁开通后,沧州与京津同处于1小时经济圈,完全可以分担它们的部分功能。

 专家指出,未来沧州也可以借力商业聚集人气。

 “只有聚人气,才会有财气,才会有发展。经商少不了人气,推进精品商业圈建设更少不了人气,尤其是不能缺少‘有钱人’的人气,不然,费力引进的国际国内精品也卖不出去,生意不兴隆,更谈不上生存和发展。”华北商厦有限公司董事长胡世忠率先出手,预计2012年10月份完工开业的华北商厦三期工程,如今已完成地下二层与地上二层的建设。

 当然,迎接“京津一小时都市圈时代”的到来,不只一个发力点,可以立享“一小时”效益的另一个产业,就是旅游业。

 “今年,我们正在谋划40亿元的旅游项目,其中包括可供10架次观光飞机起降的航空乐园,以及任丘庆丰国际五星级酒店项目,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打造‘京津的养生堂’。”任丘市委书记刘金辉说任丘将面向京津,大力发展旅游业。

 而据市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任丘只是我市谋划旅游产业的亮点之一。为了吸引来自北京与天津的游客,我市正努力打造新景点,提升全市旅游形象,现开工建设旅游项目达到22个,总投资28亿元。其中,青县盘古寺复建项目已完成主体工程;吴桥杂技艺术中心建设项目、河间府衙项目以及肃宁裘皮城二期工程进展顺利。另外,我市还将打造运河景观带项目,发展市区旅游。”

 同时,围绕京沪高铁,完善城市功能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比如延伸城市交通网络,主动对接高速铁路,使城市交通的站点设置与高速铁路站点充分衔接,真正实现零换乘、零对接,高效分流高速铁路开通后的人流,使高铁的速度效应得以充分延伸。

                                                        编辑:曹爱国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