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沧州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沧州机关党建 >>机关动态 >>经验交流 >>
建设“大社会” 亟需大决心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9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2668)次
 
    广东省委十届九次全会闭幕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要以前所未有之力,促进社会建设之功。与此同时,省委书记汪洋到顺德调研,勉励顺德勇敢承担探索社会管理创新重任,实行大部制,必须建设大社会。一个“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建设方向已经基本清晰。
  
    而从省委关于社会建设的决定看,小政府大社会的框架也已经搭成:其指导思想是下放社会建设权力:能下放的一律下放,“万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型,包括发挥商会同乡会作用、吸引外来工进入公务员队伍等五大举措成为社会建设的实质内容。
  
    其表达之新,其用词之突破,其思维之跳跃,已经大大出乎囿于传统思路的官员的意料,也在最大程度上呼应了来自民间社会和中介组织的诉求。高层的解读更是毫不讳言,这是“逼”出来的,社会矛盾早发多发,触点多燃点低,经济发展与社会建设“一腿长一腿短”的问题突出,在这样的社会发展节点上,不进行社会管理的创新不行了。事实上,也只有补齐社会建设这块“短板”,才能使广东这个改革开放排头兵,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唯有以前所未有之力搞好社会建设,幸福广东方才可期。
  
    小政府大社会的建设思路之所以值得肯定,首先在于执政者的谦抑姿态,在于承认政府有自己的局限和不足,在于认可民间社会自我管理的智慧和能力,认可民间社会能够协同政府共同进行建设的理念。从实践看,一些事情政府亲抓还不如放开让社会来做。去年年底,民政部长李立国批评“不让社会力量搞民政”,他说:“有些机关和干部把什么权力都抓在手里,自己做不过来,又不肯放权、放手让社会力量做,结果是什么都做不了、做不好。”近日的《羊城晚报》报道的广州一家关爱儿童的民间机构,也可以起到政府无法发挥的作用。再看看香港的“小政府大社会”,社会秩序井井有条,许多管理工作都由法定机构、社会组织来做,他们做得很好,可以成为我们学习的模范。即便回到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并非没有社会自我治理的基因,明清时期的商帮,在相当程度上由行会、商会进行自治,政府对基层社会的管理也颇倚重“士绅阶层”。
  
    在过去的“国家—个人”、“政府—市场”的二元模式中,民间社会的空间受到压抑,市场运行也由于中介缺乏而难以有效管理。随着经济总量扩大、市场规模扩大,个人权益诉求的日益高涨,由政府直接去大包大揽进行所有管理,将不堪重负,也容易引起群众将矛头直接指向政府,政府作为社会裁判员的空间大大减小,每有冲突多造成政府“无形资产”的流失,也引发社会信任的不足。是时候转换思维了!
 
  建设小政府大社会,使政府在社会管理中不越权,在市场经济中不越位,知不易行更难。因为这既是观念的革命,更是政府自身革命。但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有没有决心,有没有真正执政为公的品格,就是一种考验。睽诸现实,民间组织建设多有掣肘,小小业主委员会成立也好事多磨成功者少,一些帮扶慈善团体虽有收获也困惑颇多,社会发育并不顺利。当民间社会以前来“分权”的姿态出现时,政府能否真正放权尤其值得关注。

                                             编辑:王传清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

关闭链接